王离沉默不语。
    整个天地都似乎随之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感到莫名的震撼,都莫名的心生感触。
    驼山上人的眼开始充满异样的光彩,有五彩的虹光从他的眼眸深处透出来,接着他的身体里也开始透出五彩的虹光,他的整个身体似乎处于一种奇妙的境地之,竟开始虹化。
    所有眼见此幕的人更加震撼。
    佛宗的虹化和道宗的化道相同,在所有的典籍之,这是一种玄奥的秘法,将这一生所有的修为化为虚无,重新归于凡尘,据说真正完成虹化或是化道的修士,将会转生成凡夫俗子界的婴儿,再开始新的修行。
    所有的典籍对于这种虹化或是化道的评判是十分凶险,或许真正的化为虚无,而且即便重入凡尘,也必须重新修行,即便拥有更高的根基,也未必一定超过前生的成就。
    典籍之记载,往往是修行出了问题,走错了路的大能被迫化道,或是走火入魔直接虹化或是化道,但此时驼山上人却是神色极为平静,他显然不是因为修行出了问题,而是出于自己的选择。
    他对着沈空瞾、王离和吕神靓再次躬身行礼,即便他的身躯发出嗤嗤的轻响,整个肉身在不断的虹化,化为道道虹光消失于虚空,他却是认真致谢,“多谢诸位先贤宣道,我天资驽钝,直至今日,我才明白生命的真正意义。”
    “……!”王离彻底的无语,他哭丧着脸看着这名混乱洲域佛宗第一人,忍不住想叫道,“别啊!你怎么就明白了,我都没有明白。”
    驼山上人抬头来,他的身体已经有大半消失了,但他看着王离此时欲哭无泪的神色,却是明白了王离的心所想,他微笑道:“无上的天道,真正掌控万物的神啊,至高无上的存在,却将可以真正的进入人间,来到自己想要见的人身旁为最大的幸运,并将之看成生命的升华和进化,我苦苦修行,却反而远离人间,这便是背道而驰。”
    “你到底想清楚了没有。”王离真的是好心,他忍不住提醒驼山上人,“你不要一时冲动。”
    看着王离如此真实的模样,驼山上人却更是心喜悦,他微笑而言,“我追求至高佛理,遍觉神通,然今日彻底醒觉,神通亦非佛法,我修为再高,只是神通高明,并非佛法高明。我以神通宣法,人间见之,亦无同理心,我有神通,再多示范,所有人见之,也只觉得我能够做到如此只是因为神通强大,要让凡人感同身受,自然只有以凡人弘法。”
    王离还是不能理解,他只有苦笑,“你的境界太高,我还是不懂。”
    “你以前懂,今后还会懂,只是现在不懂。”驼山上人微笑道:“身有神通,便无法像真正的凡夫俗子一样思考,无法真正在他们的境地思索问题和行事。只有和他们一样,遍尝他们的苦,才能知道以凡夫俗子之躯和处境,在凡尘之如何成佛。你已是掌控一切的至高存在,但你即便接触人间的悲欢,你也唯
    有真正踏入人间才能体会人之悲欢。你在天上俯瞰间,不管看人间多么美好,总是无法触碰这间的真正温度,你也无法真正触碰你的师姐,你也无法感受她的呼吸,感受她肌肤的温度…”
    “我丢!老和尚你停!你还是马上虹化吧。”王离顿时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只觉得驼山上人越说下去就越离谱了,弄得他好像已经染指师姐似的。
    “若要间弘法,便要真正踏入间。”驼山上人莞尔一笑,他发出最后的声音,整个头颅和残躯便彻底虹化,消散在间。
    一时间,整个修士洲域的佛宗固然诸多佛宗修士心神震动,一时生出和此人相比我是否还算佛宗正统的想法,而整个混乱洲域,几乎所有佛宗的修士全部盘坐于地,开始诵经,恭送驼山上人入凡。
    “这也太草率了吧,一言不合就虹化。”王离虽然隐约明白今后凡夫俗子界之恐怕会出一名真正的佛陀,但他还是忍不住郁闷的嘀咕了一声。
    不过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何自己和师姐吕神靓之间有独特的命数纠缠了。
    就像是沈空瞾需要从她的妹妹身上找回自我一样,他的生命从灭之战开始,就已经和吕神靓牢牢的绑定在了一。
    吕神靓当年偷偷上传的私货是他最初接触的真正人间,而吕神靓,便是他踏入这个人间之后的真正人间。
    “师姐,我跨越了三万年终于找到了你,来到你的身边,你感动不感动?”一念至此,他偷偷的传音给吕神靓,问道。
    吕神靓面不改色道:“好感动。”
    王离顿时郁闷了,“师姐你这也太敷衍了吧?”
    “你是不是白痴?”吕神靓看了他一眼,说道。
    王离又无法理解了,愣道:“我怎么又白痴了?”
    “你是现在才到我身边么?”吕神靓反问道。
    王离一愣。
    吕神靓的声音继续响,“你当年出现在我孤峰,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已经感动过了。”
    王离反应过来,他霍然转头看向她。
    只见吕神靓的眼有了些异样的神色,“当时我的确很感动。”
    王离顿时乐了。
    他不知道说啥。
    天地重回寂静,只是远处似乎隐隐响诵经声。
    王离回过神来,他想到此时还是全球直播着,他便又想到了很关键的问题,他看着沈空瞾,认真的问道:“那我现在还算不算是天道?”
    “我不知道。”沈空瞾直接摇了摇头。
    这个对于她而言实在无法界定。
    确切的说,他是天道网络在自杀时想要成为的生命,但这个生命是否还算是天道,似乎严格意义上而言自然又不是。
    “那我还能有天道的手段么?”王离偷偷的问道:“比如我为什么还能够操控劫雷?”
    “很简单,如果将天道网络视为另外一个人,他死了,但他还是留下许多他生前操
    控的法器,他将其一些法器的操控手段留给了你,你当然能够操控。”沈空瞾说道:“但灭之战之后,天道网络崩坏,天道网络就算是活着,他也不能掌控所有,至于你,自然只能操控一些留下的东西,比如说凌驾于这个修真界之上的气候武器之类。这些可以视为是运用模块,没有办法储存记忆和一些特殊代码的模块。”
    “……!”
    王离无语的同时,他脑海之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直觉,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孵化了三万年的难产儿,但恐怕天道网络当初设计好,到真正形成这样的肉身降临在这个间之后,他还是不算完整,直到他的师尊在空间裂缝之带回了另外一部分。
    这另外一部分可能就是他体内的灰色道殿,这或许就是天道网络在独特的空间裂缝之准备好的某种超级模块。
    不管是什么生物计算机也好,微分子计算机还是什么元气计算机也好,这也应该就是当年天道网络设计好的一部分。
    “那么现在确定因果律武器是已经随着天道网络的崩坏而损毁了?”
    他看着沈空瞾,心想自己哪怕没有天道百分百的本事,那关键也要看敌人到底有多少本事,这厉害不厉害,都是要看对比的。
    “的确是。”沈空瞾道:“但这个人依旧可怕。”
    王离吃惊道:“还有别的厉害武器?”
    “那倒不是最令人忌惮的点,最令人忌惮的依旧是因果律。”沈空瞾道:“你应该想得通,虽然因果律武器在那个时候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它做过的一些推演,一些得出的因果却是已经被知晓。”
    “……!”王离顿时无语。
    这个的确不难理解。
    就比如一台超级计算机虽然已经坏了,但它之前计算得出的一些结果却被人知道了。
    “如果你是这个人,如果这个人就是想要成为掌控一切的至高存在,那他肯定会首先做如何让自己成为至高存在的因果。因果律武器针对他,肯定已经生成了必要因子。”沈空瞾说道。
    吕神靓点了点头,道:“比如说只要天道网络死,我死,你死,这些必要因子完成,他就能够到达最后的果。”
    “现在我们不知道他达成这个果要完成几个必要因子,我们也不知道剩余的必要因子是什么,但或许我们的应对已经改变了他的必要因子,但不管如何,即便是为了我的妹妹复仇,我也必须找出这个人。”沈空瞾说道:“在他完成所有必要因子之前找出他,杀死他,他的果就不可能完成。”
    “不管如何,好歹因果律武器应该不存在了,没办法做新的推演了。”王离觉得这好歹是不幸之的万幸。
    (高估自己的身体恢复速度了,而且沮丧的是写到这一时不知道下面该咋写了,有点不知道往何处去的感觉。更令人沮丧的是,明明不舒服,吃的也少,这几天居然反而还胖了几斤。肥死了....)

章节目录

渡劫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并收藏渡劫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