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县,大泰承建。

    泰梁抡起拐棍,对坐在沙发上的孙子怒喝道:“让你1号晚上挖开道路,你拖到4号才给我搞定?”

    “爷爷,本来我也觉得这是个好计策,可是,你难道没发现,天成已经开通新航路?”泰迪毫不在意的嗑起瓜子。

    “他那航道顶多运运游客,跟延误星月湾工期有什么关系?”

    “不,他把河道延伸到南洼,搞几艘驳船就能恢复运输!咱拿修路斩断天成运输线,只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你?!!”

    “放手吧,中心区域的地皮没必要搞下去了!”

    “怎么没必要?盖好卖掉至少不会赔!”

    泰迪摇摇头,起身走到窗户旁,“您咋就看不明白呢?这周围哪还有什么商户?即便咱们盖起来,又有多少人会买?天成早就把市场抢干净了!”

    泰梁气的直咳嗽,泰康也脸色难看,“毕竟是县城中心!”

    “中心早就转移到星月湾!”泰迪推开窗户,“县大院都搬走了,这地方……嗯,也不是不能搞!”

    “哦?”泰梁眼神一亮。

    “弄个蔬菜、肉食批发市场,大棚的那种,或许每年还能赚点烟酒费!”

    “你!”

    泰梁大怒,屏住呼吸止住咳嗽,抡起拐棍就要打……却又缓缓放下,陷入沉默。

    其实谁都明白,中心区域的价值已经降到冰点,说不定还会再降,然后变得像西区那样廉价。

    但是,刚迈入房地产行业,就要亏损三千五百万?

    不甘心啊!

    泰迪第一次明目张胆的在爷爷面前点支烟,无视两人诧异目光:“要不,把这里交给我,您二位回泰市弄块地皮,以最快的速度打造一片小区,也许能挽回一些损失。”

    “这……”泰梁迟疑片刻,“你有什么好方法?”

    “卖给葛小天!”

    “嗯?”

    “您不是说,他上次要一千万么,我这里凑巧有个消息,先以此修补关系,再跟他聊聊修路的事,价格慢慢谈,反正地皮已经不值钱了!”

    “你有什么消息?”

    “这您就别管了!”

    泰梁与泰康对视一眼,“行吧,如果你操作得当,路桥分公司跟这边的房地产,今后全都属于你!”

    泰迪耸耸肩,吊儿郎当的走出办公室,左手抄兜,右手举起……

    啪!

    灯泡碎了!

    “嘶……”

    ……………………

    可能是生物钟紊乱。

    也可能是新环境不适应。

    昨晚,葛小天躺在自家崭新的大木床上,盖着松软大棉被,愣是碾转反侧到凌晨三点才睡着。

    等再度醒来,已是中午。

    打开充满电的手机,坐在床上翻翻记事本。

    今天要去瞧瞧飞碟体育馆选址,就是那座被‘偷’掉三分之一的山头。

    不过,队伍应该早就出发了。

    给那边打个电话,正在搞三通一平。

    俗话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在搞建设之前,需要通路、通水、通电、平整场地。

    后续建设中还有排水、热力、电信、燃气。

    合起便是:七通一平。

    至于三线两气,属于新房子开口项目,要收费。

    有网线、电话线、有线电视线、暖气、煤气或天然气。(注:15年以后不再收取)

    以前,祥县星月湾临近省道,济市星月湾、汽贸城临近国道,三通一平随便搞搞就行。

    大青山就不同了。

    荒郊野岭,啥都要做。

    不过,开凿河道时,为了运送机械设备,倒是留下一条简易山道,修葺修葺,运输建材不成问题。

    电缆的话,需要重新架设,不能再用临时的。

    目前高压电缆还找不到有效的绝缘材料,走地下……也就想想,无论安全,还是施工、检修,全都超乎想像。

    考虑到逐渐扩大的小青山开发区,以及后期各类建设,葛小天决定尽快跟电力公司谈谈。

    起床洗漱,走出老宅。

    胡同里有个奶奶辈的中年妇女在织布。

    坐在老式木架子上,双脚踩踏,一手推拉打纬刀,一手挥动梭子,吭哧吭哧的节奏感极强。

    远处还有俩婶子推动木墩,梳理线团。

    葛小天打个哈欠,“咋有时间整这玩意了?”

    “哟?小天,回家来了?”大奶奶停下手中活计,“最近小青山来了许多城里的游客,抢着买粗布,乡里挨家挨户收,三两天就卖光了,这不,想织点再拿去卖!”

    “多少钱一匹?”

    “哪能按匹啊,十块钱一尺!”

    “这么贵?!”葛小天被唬住了,“有人抬价?!”

    “没有,是游客自愿掏钱买,还有几个老太太交了定金,说要拿回去做三件套!”

    “嚯!”葛小天摇摇头,估计是情怀在作怪,“那你们忙!”

    溜达到村口。

    大憨跟阿黄已经拥有了‘办公室’,一个占地二十多平的大号保安亭。

    看里面,有暖气,桌椅,厨具,木床,还有个七寸大的迷你小电视。

    嘿,小日子过上了?!

    葛小天笑呵呵的打个招呼,刚准备返回小青山,却看到老村长正蹲在大门外,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老旱烟,精神有点恍惚。

    “咋了老太爷?”

    “哦?!”老村长愣了愣,仍旧有点魂不守舍,摆摆手回道:“没事,打个盹!”

    “困了就回家睡,大冬天的外面冷,感冒可不好治!”

    “晓得!”

    葛小天将其搀扶起来,“走吧,我送您进去!”

    “没事,你去忙!”老村长摇摇头,“我晒晒暖,吃过中午饭还要去乡里!对了小天,你说,下一届村长,咱们怎么选?”

    “正常选呗!”

    “我和村委会决定选你,估计会全票!”

    “嗯?”葛小天微微错愕,“那可不行,还是您来当吧!”

    老村长摇摇头,“老咯,大憨奶奶一走,我感觉自己也快不行了,没那骨子精神气了!”

    “啥?大憨奶奶走了?”葛小天回头看向保安亭,怪不得。

    “前几天在医院走的,咱这通暖,我感觉这个冬天老家伙们应该都能扛过去,没想到她还是走了!”老村长叹了口气,“都是命啊,享不了福!”

    葛小天终于明白老太爷为啥魂不守舍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您可别胡说,咱还要过八十大寿呢!您不是经常说,有时间一定要去京城看升国旗么,咱明天就去!”

    “那可不行,早上我看施工队进山了,说要建个很厉害的篮球馆,不能耽误开发区进度!至于去京城……”老太爷似乎想起什么,急匆匆走进屋,双手哆嗦着从被褥下面取出一个记事本:

    “小天啊,我这有几个老战友,以前没脸跟他们见面,现在咱的开发区整的也不错,你帮我联系联系,在我临走前,也能跟他们炫耀炫耀………”

章节目录

建造狂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好多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多牛并收藏建造狂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