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叫来了孙立恩,神情严肃。

    “宋院长,什么事儿?”对于最高领导的直接传唤,孙立恩当然不会有什么想法。他一路小跑到了宋文面前,“您叫我?”

    宋文皱着眉头看了看孙立恩,欲言又止,纠结了一会后问道,“你……刚才见到吴院长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他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孙立恩一愣,他低声问道,“您是说……吴院长来四院……别有用心?”

    “他要别有用心我还用得着问你?”宋文很嫌弃的瞪了一眼面前这个傻愣愣的诊断天才,“我是说疾病,疾病症状!”

    孙立恩再愣,他见到吴友谦院长的时候,并没有保持着状态栏打开的状态。而在回答吴院长问题的时候,他也没发现有什么值得怀疑的症状。

    “这个……我没留意。”孙立恩想了想,觉得至少在自己的印象里,吴友谦院长看起来都还挺不错。“您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宋文皱起了眉头,然后摇了摇头。说实话,她也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症状。否则,她也不至于来找孙立恩询问了。

    引起宋文注意的,是她心里那一丝隐约的警醒。吴院长身上应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不管她怎么去观察,却仍然找不到警醒的来源。

    女人都有自己的第六感,宋院长平时对于自己的“第六感”并不是特别信任,毕竟相信它的结果一般都是以她迷路作为故事的结尾。但这一次,警醒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甚至已经到了她必须重视的地步。

    “我以前没有见过吴院长。”孙立恩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会不会是……他有什么习惯或者性格上的变化,表现出来之后被您注意到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宋院长正被这种警醒感折磨的心烦意乱,下意识的训了一句孙立恩后,她却忽然愣住了。

    确实,孙立恩说的对。吴院长的表现有些不同。

    以前的吴友谦院长是什么人?去参观手术,见到其他医生都忙于救火或者抢救器材的时候,他会直接上手对手术台上的患者进行徒手止血。为了四院儿科急诊业务发展,他能拉下脸挨家挨户的去挖自己的学生回来任职。为了保证手术期间的患者安全,他能勒令四院手术室全部使用最老式但是安全的弹簧板门。

    他是一个实干派,是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份职务,愿意往第一线冲的医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郑国有出奇的相似。

    而这样一个医生,今天在抵达了四院之后,没有主动进行过一次医疗行为,没有自己穿上防护服进入洁净室,直接和鼠疫患者接触。他甚至没有主动向宋文问及和医院工作有关的内容。

    更出奇的是,他居然说宋文心细!以前还在学院里工作的时候,宋院长本人就是出了名的丢三落四,这个名气还是吴友谦在一次组会里点出来的。

    不对劲,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但是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总不能是吴院长被外星人绑架了,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其实是一台机器人吧?而且为什么吴友谦不向自己提问,反而对孙立恩和周军还挺热情的?这说不通啊,就算吴院长现在是台机器人也说不通。

    宋院长皱着眉头思考了半天后叹了口气,放弃了这种尝试,“我想不明白。”

    “或者……您可以和我描述一下您都发现了什么?”孙立恩现在见不着吴友谦院长,也看不到对方头顶上的状态栏,但想来多了解一下引起宋院长警惕的理由,还是能有所启发的。

    宋文想了想,觉得这也是个办法。就把引起自己注意的点说了一遍,随后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算了,说不定单纯只是我多心了而已……”

    孙立恩却没有接话茬,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缓慢问道,“您刚才说……吴院长没有主动向您询问过和医院运行有关的内容?”

    宋文点了点头。这一点确实也让她有些不解,要知道,刚接手四院的那两年里,她可没少问吴友谦院长取过经。而吴院长也表现的非常热情和积极,甚至会提前提醒宋文一些日常工作上的事情。

    “但是刚才,吴院长询问了我的诊断思路。”孙立恩仿佛捉到了什么变化,“如果说这两个状态有什么明显不同的话……”他忽然抬起头,看着宋文问道,“您刚才和吴院长一起过来的时候,走的很快?”

    这下轮到宋院长愣住了,她回忆了片刻后迟疑的点了点头,“速度应该是不慢……”

    “您是急诊医生出身,如果这个速度您也觉得不慢,那对其他医生来说一定很快。”孙立恩继续道,“这一路上,吴院长也从来没有走到您身前过吧?他应该是一直跟在您身后?”

    宋文点了点头,她仿佛也隐约捉住了什么线索。

    “如果说有什么明显差异的话,那就是运动负担了。快速步行的运动负担会让吴院长无力发问或者干脆不想提问。”孙立恩作出了自己的推理,“包括您所说的没有直接参与到一线治疗,也可以用这个来解释——吴院长现在无法负担过大的运动负担,所以他避免了穿戴p4防化服和直接进入洁净室,毕竟那样有可能意味着他需要参与抢救。”

    “也就是说……”宋院长眯起了眼睛,“他应该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问题,而且隐藏了起来,不想让其他人发现?”

    “综合考虑到吴院长的职业和年龄,我怀疑他已经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孙立恩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猜测全说了出来,“应该是某种慢性进展的,会导致呼吸困难或者运动困难的疾病,而且很可能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应该和心肺循环系统有关系。”

    孙立恩作出了自己的诊断,但在没有见到状态栏以前,他对于自己的判断也没有多少把握。一切的诊断都是建立在宋院长的观察之上,如果宋院长本身的观察和判断有误,那整个诊断一定全都错到离谱。

    但宋院长对于自己的观察还是很有自信的。她深深吸了口气,对孙立恩低声道,“等吴院长回来以后,你注意观察一下。如果……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直接给他做检查。就说是我让你做的。”

    孙立恩不明就以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宋院长说话的时候,声音好像有些抖。

章节目录

我能看见状态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罗三观.C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三观.CS并收藏我能看见状态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