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依旧绷紧了面皮,苍白的脸上不见喜怒,她如往日一般点头打了个招呼便走,不想却被林素媛唤住,冷淡的告知她参加御史台例行集议。

    御史台每月初一及十五都要例行集议一次,由三院主簿集中向掌史和两位副史反应院中正在处理的案件进展,掌史在必要时会进行干预指点,并部署或强调御史台近期待执行的重大事项,凡御史台从七品以前官员必须参加。

    顾轻音来的时候刚过十五,这一转眼又是初一了,她早就熟悉了这项例行制度,原本也没什么,只她还未正式拜见过掌史大人,倒让她多了一分小心,资料的准备便格外仔细些。

    御史台的议事厅位于天玄阁东侧,建于几十级台阶之前,朱壁金瓦,颇有气势。

    顾轻音跨入厅内,就见二十来把黄花梨太师椅上已坐了一半以上官员,贺子昂朝她点点头,仍坐在副史的座位上,林素媛面无表情的坐在他右侧,她则在贺子昂对面坐下。

    厅内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她也不在意,只翻看着手中的几卷资料,过了一阵,周围一静,她下意识的抬头朝厅门看去,只见一人一袭黑青色朝服,头戴乌纱,青丝在背后流泄,面若桃花,容色明艳,一双狭长琉璃眼似挑非挑,唇角浅浅上扬。

    顾轻音心中愕然,他……不就是那日在天玄阁中让她帮忙找古卷之人?难道,新上任的御史大夫就是他?

    粽子有话说:

    是的,宁太医又只有渣渣吃,嘿嘿嘿,因为……时候未到!

    建议关注女官的妹子还是加群的好,么么。

    第116章 御史集议

    顾轻音对明筱鹤的印象还停留在那日在天玄阁中将卷册交予他时,他笑得弯弯的眉眼,眸色晶灿,对她极客气的道谢,万没料到他就是新上任的掌史大人。

    顾轻音对新任掌史没有多少期待,无非是朝中几派相争的结果,前几日听了贺子昂的说法,她以为应是个精明强势或有几分世俗气息的中年人,未想到竟个倜傥风流,意态翩然的年轻人。

    她稳了稳心神,见明筱鹤端肃坐在上位,林素媛主持集议,台院的新任主簿已经开始有条有理的禀报半月以来的事务。

    待殿院和察院全部禀报完毕,已是一个时辰以后了,期间林素媛插了几句话,因她在御史台的地位大家心知肚明,对她的话倒是服气,明筱鹤也偶尔说一两句,聊作指点,三院主簿俱点头应下。

    林素媛再说两句,便听明筱鹤正色道:“户部尚书唐靖的案子,有变数了。”

    在座的人脸色俱是一变,都知道这是明筱鹤上任以来负责的第一个大案,且动的是官拜从二品的尚书,偏偏还是韩相的人,有些圆滑的老臣便在一旁隔岸观火,看他一个新上任的御史大夫是不是真的就敢动韩相的人,上一任的宋大人不就是因为支持了顾轻音的几个弹劾案,被寻了个由头外放了。

    唐靖案御史台真正参与的人并不多,除了明筱鹤和林素媛,也就是三院新上任的主簿和几名常负责起草奏折的侍御史,今次案子有了变数,是什么变数还真不好说,谁都不愿意撞到这上头,便一个个低垂着头,不吭声。

    他们存的什么心思,明筱鹤又岂会不知,狭长的琉璃美目在厅内环视一周,唇边一抹冷嘲,“此次案情重大,本官不得不再调集些人手一同办理。”目光就正落在顾轻音清丽的脸上。

    顾轻音回了御史台自然也听说过户部尚书唐靖的案子,是几年前的旧案了,当年武家检举他与皇商勾结偷逃商税一事,满朝震动,后来却又不知为何不了了之,如今被明筱鹤翻出来再次上奏弹劾,倒是有些不同寻常,她不管唐靖是不是韩锦卿的人,她与韩锦卿本就立场不同,她更关心案件本身,若奏折中陈述的都是事实,唐靖就理应被弹劾,以净官场之风。

    因此,她没有向其他人一样回避明筱鹤的目光,而是坦然的与他目光相接。

    明筱鹤精致的眉斜挑,看进顾轻音沉静的眼眸,她不闪不避的态度多少让他好奇,莫非她是仗着与韩锦卿的关系?无论如何,他是早就决定拉她趟这趟浑水了。

    “顾大人,以你的经验资历,可愿助本官一臂之力?”

    顾轻音站起身来,恭敬道:“下官尽力而为。”

    她穿着官服,戴着官帽,孑然站在那里,像一朵静谧绽放的兰花,清丽而明净,与那日在太医院赤裸的艳丽诱惑全然不同。

    明筱鹤定定看她片刻才移开目光,道:“有顾大人相助,此案定能水落石出。”

    顾轻音复又坐下,正遇上林素媛冷然的目光。

    “七日后,御史台的春巡就开始了,”明筱鹤目光如水,朗声道:“按照惯例,所有御史台在编的官员都要参与,分为两组,一组负责州府官员的巡察,一组负责京城官员和驻军防务的巡察。”

    他通透的琉璃眼眸浅浅流转,继续道:“州府巡察的一组由林大人和贺大人负责,察院方大人协助负责;京城官员和驻军的巡察则由本官和顾大人负责,殿院郑大人协助负责。春巡向来极得圣上看中,此次预计历时两月,期间还有圣上亲自指派的重臣参与,望各位早做准备。”

    顾轻音就这样参与了唐靖一案,御史台的春巡日子也定了下来。

    第117章 卓云的心

    没成想集议的第二日,一道圣旨下来,明令禁止朝廷官员涉猎商业经营,凡有违者,一律罢免官职。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道圣旨的针对性,明筱鹤急得跳脚,鹤颐楼是他多年苦心经营的心血,怎能说放就放,便忙到翰林院找上官容钦商量对策,此事又牵出其他纷扰,暂且按下不表。

    将军府。

    开阔的练武场中,纪卓云一袭黑色窄袖收腰紧身衣,招式行云流水,顺畅无比,身姿矫健,犹如游龙,一掌一拳力度非凡,震的四周几株白梅簌簌飘落。

    他招式凌厉,出拳狠辣,只眉间紧蹙,脸色沉寂,似山雨欲来,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却也有那不怕死的,翩然自白梅中穿过,一身深紫锦衣,暗纹繁复,腰间束一条镶玉同色锦带,墨发披散,恣意飞扬,长眉斜飞入鬓,黑眸如墨玉深潭,唇边笑意轻扬,俊美而清贵。

    “本相已经许久未见你的身手了,”韩锦卿在一株怒放的白梅旁站定,慵懒道:“倒是没有荒废。”

    纪卓云不答,出手的招式越见狠厉,掌风带着尘土直朝韩锦卿所在方位袭去。

    韩锦卿眼尾一跳,敏捷的闪开,再回头看那株白梅,枝干断裂,残花落了满地。

    “可惜了这梅,”韩锦卿凤眸微眯,淡淡道:“卓云,本相以为你好事将近,不该有这么大的脾气,还是你回京多日,国公府锦衣玉食,又把你的脾气养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