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丝丝缕缕的弥漫开来,整个小腹都暖意融融,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她知道那是春露囊的药效正在作用。

    可是,他刚才说什么?美好的体验?这难道不是故意玩弄戏耍她吗?!完全是借着检查和用药之名在占她的便宜吧!

    “宁非然,我承认你的药不错,但我不觉得你可以借治疗之名,行调戏之实!”顾轻音冷下脸来,正色道。

    宁非然秀美的脸上没有半丝愧疚或不安,澄澈的眼静静的看着她,柔声道:“顾大人,您恐怕是误会下官了,下官只是以口舌探知顾大人的身体状况,须知阴部乃女子吸收万物精气之所在,亦是最敏感最能反应病灶之处,”他顿了一下,眼眸如墨,“难道顾大人方才没有觉得很舒服么?”

    这一番话似乎句句在理,让顾轻音无言以对,心道自己是否真的错怪了他,看他神色坦荡清明,也不像是故意行那调戏之事,而且,她也的确是享受到了,虽然万分不想承认,她方才不仅高潮了,还淫荡的射了出来。

    她一边整理散乱的衣衫,一边故作冷静道:“既如此,宁太医要如何调理我的身子?臆症的治疗又当如何?”

    “顾大人的身子本就属阳虚之体,畏寒怕热,房事不宜过度,不过也不算是重症,只要坚持用春露囊调理,一月一换,定有成效。”宁非然颇有把握道。

    “只要春露囊?不需要辅助其他内服的药物?”顾轻音继续问道。

    “暂时没有必要,下官会定期给顾大人诊脉,再视情况而定,不过……”宁非然看着他,语气有些犹豫。

    “宁太医有话直说。”

    宁非然道:“顾大人是否感到胸部偶有阻滞?”

    顾轻音细想了下,道:“近期还好,之前的确有些隐痛,这是何故?”

    宁非然点头,“这正是气血瘀堵所致,顾大人的脉相和下体的汁液都反应出您的气血不畅,若大人今日不急着回去,下官倒可以替您先疏通经络,活血化瘀,这于您的身体调理也是大有助益的。”

    顾轻音一听,来都来了,便让他试试又何妨?

    “你要如何疏通?”她问。

    宁非然走到一排架子前,取下一瓶药油,边走边道:“在大人身上抹上药油,再辅以按摩疏通即可。”

    顾轻音听他如此说,眼中闪过一丝戒备,“又要宽衣?”

    宁非然点头,眼神澄明,“自然。”

    顾轻音犹豫片刻,还是缓缓的褪下了朝服,中衣,只余一件藕色肚兜和一条轻薄亵裤,仍然在窗边的椅子上躺了下来。

    “若顾大人不怕贴身小衣沾上这药油,穿着也无妨。”宁非然道。

    顾轻音咬牙,将颈部的系带松开,肚兜滑落,一对丰满高耸的大奶弹跳出来。

    这一幕美景,落入室内室外两个男人眼中,俱是眼红心跳,只是各自定力不同,表现也不同。

    明筱鹤在眼睁睁看着顾轻音的下体被吸到喷水后,整个人都怔愣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满心满眼都是她在高潮中沦陷迷醉的模样,水漾的眸子,风情万种的眼神,粉红的唇瓣,完全赤裸的下体,暴露在他眼前娇媚的花瓣,粉色的媚肉,细软的毛发,诱人的小穴,晶亮的银丝,以及她射出来的透明体液……

    他觉得自己快被这淫荡的女人蛊惑了,真是,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居然大白天的就在太医院里被男人玩到射出来……还一副陶醉其中的表情,想起那日在天玄阁内与她初见,她一身朝服,气质婉约而傲然,清丽而英挺,与现下完全判若两人,这女人到底哪一面才是真的……

    就这样,顾轻音从高潮中清醒过后与宁非然的对话他是一句没听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待到他回过神来,便看到顾轻音自行解开肚兜,露出两只大奶的骚样,身下的欲龙瞬时坚硬似烙铁一般。

    好大,好挺,奶尖儿又红又翘,让他好想……好想……狠狠咬上去,恣意嘬吸一番,让她在自己身下呻吟,哭喊……

    第115章 偷窥下场

    宁非然站在顾轻音身后,双手成掌,在她饱满的乳肉及周围的肌肤上按照一定的经络走势推按,借着药油的润滑朝腋下、腹部和锁骨处延伸,偶尔碰到她挺立的粉色乳尖,也是一触即止。

    就这样被他按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顾轻音的感受从一开始的戒备紧张,到渐渐放松身体,再到完全投入享受。

    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被他的手掌按过之处皆是一片火热,火热之下,她的肌肤变得紧致嫩滑,乳肉因内部的经络被打通而更加坚挺丰润,肌肤晕出粉色,淡淡的,诱人心神。

    宁非然白皙的额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极力压抑着逐渐深重的呼吸,向来清明的眼中跳跃着火苗,待到所有经络全部推按完毕,他紧紧贴合在她乳肉上的手掌才不舍的离开,却情不自禁的轻捏了一下诱人采撷的乳尖。

    “嗯……你……”顾轻音仍半身赤裸的躺着,被按摩过的身子分外敏感,乳尖被捏住的刹那,她只觉一股细小的灼热一路奔流而下,直达小腹,她这一声斥责带着沙哑,似怨似嗔。

    宁非然灵秀的容颜上难得闪过一丝尴尬,他方才的确是失态了,正想如何解释,忽听得窗边上传来“吱呀”一声,他立刻警惕的看过去,喝道:“谁?!”

    明筱鹤在外面看了顾轻音整个按摩过程,一双明艳的琉璃美目快要喷出火来,再看到那小医官的一双手紧紧贴着她的大奶不肯放,末了还去掐一下那粉红的奶尖,他扶着窗棂的手指节不知怎的都憋的青白青白的了,也不知怎么一动,就出了声响。

    他心知不妙,很快闪到一边的墙角处狼狈蹲下,便看到里面伸出一双手将窗户严严实实的阖上了。

    明筱鹤刚要站起来,只觉裤裆里一根东西硬邦邦的顶在那里,让他站也不是蹲也不是,自是羞恼万分,心里又将这次的账算到了顾轻音头上。

    里头顾轻音因着方才窗户边的声响受了惊,也没再和宁非然计较下去,穿好朝服,定了下次看诊的时间,便匆匆离去,宁非然看着她窈窕的背影目光幽深,下腹堆积的汹涌欲望差点毁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顾轻音回到御史台已近半月,之前积下来的几件案子已被她梳理的七七八八,原想着好歹去拜见一下新任掌史,一来是礼数上的尊敬,二来是这些案子说大不大,也总得等着他拍板才好办理,可她一连去了三次,三次都被告知掌史大人有要事外出,要去求见的心便也冷下几分,开始处理一些三院上奏的紧急事务,另外,她也开始有意识的搜集与前任掌史宋大人相关的档案记录,以备今后所用。

    这日,她刚到兰苑,便见林素媛从另一边的案房内走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