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样,看着她在自己身下颤抖战栗,像一朵绽放的淋漓尽致的芙蓉花,清纯与妩媚并存,娇艳与妖娆融合,绕是他见惯各色女子,此刻仍是被惊艳到了。

    他的大肉棒还在她体内,经历着她极致高潮的痉挛与癫狂,硕大的龟头被媚肉裹着,绞着,舔舐着,吮吸着,热烫粘滑的淫水一波又一波的涌出来,滋润着,冲刷着他的龟头与棒身,小腹深处的热意再也控制不住,他闷哼一声,用尽全力将肉棒从销魂小穴中快速抽出,一道白浊的浓浆在空中划出一段银弧,尽数喷洒在她的身上,脖颈、乳肉、小腹、雪丘……到处都是他的印记。

    释放过后,肉棒半软的蛰伏在他腹下的体毛中,韩锦卿努力平复着紊乱的呼吸,凤眸中目光幽深,神色复杂,他方才,还是失控了。

    一忍再忍,偏偏她的骚穴实在太会吸,虽然已经将她送上高潮,他也没料到自己会紧随其后很快就射出来,与她几乎同时到了……

    顾轻音渐渐从高潮的余韵中平复下来,侧过身子,安静的擦拭整理着。

    韩锦卿扳过她的小脸,轻佻笑道:“刚才那么会叫,这会倒哑了?”

    她不发一言,将头偏过去,继续擦拭着身体。

    韩锦卿突然整个人又压到她身上,目光灼灼,“你就这么急着把自己擦干净?!”

    顾轻音无法躲闪,平静的与他对视,“我要休息了。”

    “好,我们一起睡。”韩锦卿邪笑着看她,作势就要躺下来。

    “韩锦卿,”顾轻音起身认真的看他,“你够了吧。”

    韩锦卿也起身,与她面对面,摇头道:“不够,当然不够,若你愿意,我们可以继续,直到天明。”眉眼上扬,神色暧昧,像是为了证明什么,胯下向前一送,顶端正抵在她的大腿根上。

    顾轻音惊喘一声,急忙向后退去,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那里,又硬起来了。

    “韩锦卿,你不要得寸进尺!”她有些恼羞成怒。

    韩锦卿慢慢朝她靠近,将她逼到床角,牵起一抹她散落在颊边的秀发轻嗅,“若我就是要,你又奈我何?”

    这时,隔壁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爷,小的该死,半夜打扰您休息,但事关重大,小的不敢不来禀报。”是楚风刻意压低的声音。

    韩锦卿动作一顿,挑眉看着她,像是在权衡什么,须臾,便下床穿戴整齐,出了房门。

    顾轻音身子一松,几乎瘫倒在床上。

    第85章 离开玉屏

    楚风之所以大半夜都不得不惊扰韩锦卿,是因为后山的琅嬛阁被人闯入了。

    琅嬛阁是一座塔楼,向来是玉屏山庄的禁地,守卫森严,机关重重,自建立至今,无人敢违令入内,如今居然有人胆敢擅自闯入,先不说别的,单说这人的身手已是让人心惊。

    洪九明早已带人检查过,珍奇贵重,价值连城的物件,一样没少,独缺了一册古卷。

    韩锦卿问明详情后,脸色阴沉,似风雨欲来,道:“山庄里不管是谁的房间,都给我搜,可疑之人,一个都别放过!”

    这场耗时耗力的大搜查一直持续到天明,洪九明和几名管事都熬红了双眼,却仍一无所获。

    “所有的房间,都查了?”韩锦卿脸上此时已看不出神色,淡淡问道,只是眼神犀利,让人不敢直视。

    洪九明低头抱拳道:“回相爷话,全都查了,一个不落,连着临风阁和疏影居都让人仔细搜过。”

    韩锦卿眸色沉沉望着窗外露白的天际,上官容钦,已经开始了吗?

    到了中午,疏影居传出消息,上官容钦得了会传染的急病,即刻就要出庄回京,马车行礼等俱已备妥,只等楚风代着回禀了韩锦卿就要出发。

    “爷,您看这……上官容钦也太小瞧咱们了吧,走就走呗,还搞这么一出。”楚风不屑的嘀咕道。

    韩锦卿此刻正在书房里把玩着一个由翡翠雕成的小物件,通体翠绿,晶莹剔透,闻言,只挑了挑眉,道:“传我的话,再派辆马车送送上官大人。”

    楚风听了一愣,“爷,您,您还要送他?”

    韩锦卿凤眸淡淡扫过来,“你只管传话就是。”

    这时,一名侍卫匆匆跑来,也顾不得规矩了,见了韩锦卿就道:“相爷,大事不好,地牢有人越狱,现在里面一片混乱,守卫有限,不少人已趁乱逃走,还请相爷尽快定夺!”

    韩锦卿指尖一挑,将翡翠紧紧攥在手里,“洪九明的人呢?都死了吗?!”

    “洪神医和管事因为连夜搜查,方才正,正在休息,也是刚赶过去,所以……”

    “你替我告诉他,地牢关的人,逃几个,给我抓几个,若抓不回来,就请那些管事的进去充数罢。”

    那侍卫赶紧应了出去,楚风见状,也忙跟着走了。

    这厢,上官容钦的车队已经出发,刚走出山庄,后面远远的追来一队马车,领头的是个中年汉子,很快赶上了他们,说是路途遥远,相爷特意派他们来护送上官大人的,马车上备了不少物资,以应不时之需。

    两列车队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在山路上颠簸着。

    杨雪瑶浑身无力的躺在车厢里,脸色灰败,瘦骨嶙峋,她微微睁开双眼,熟悉的身影就坐在她面前,她一时激动,吃力的开口,“上官大哥,你还是来救我了。”嗓音沙哑粗砺,一行清泪自眼角缓缓滑落。

    上官容钦白衣宽袍,墨发流泻,眼神清雅柔和,替她掖好盖在身上的薄毯,道:“郡主,先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杨雪瑶心头一暖,点点头,很快就沉沉睡去。

    上官容钦自然没有得病,目光清澈幽深,如静湖深潭,他靠着车壁,望着车外飞驰而过的山石树木有些出神。

    那日顾轻音来找他,告之地牢中的种种和杨雪瑶的处境,他自然知道杨雪瑶每况愈下,只是他另有谋划,只能略缓一缓,但她急切求助的目光,让他提前了离开的计划,而有了顾轻音地牢的消息和布局,营救杨雪瑶也变得更加轻易。

    第86章 离开始末

    马车一路颠簸,顾轻音和紫芫均是随行的丫鬟打扮,坐在上官容钦车队中最后的一辆装载杂物的小车厢里。

    顾轻音掀起车帘一角,看着几十名随车侍卫整齐的步伐,抿唇道:“紫芫,务必看好那几人,别再惹出祸事,以免节外生枝。”

    紫芫坐在一旁,低着头,轻轻的应了。

    顾轻音看着她,清秀的脸蛋,灵动的眼睛,就这么静静坐着,有一种稚嫩的倔强。

    “你想说什么?”顾轻音靠坐着,问道。

    紫芫绞着双手,忽的抬头,眸中有些许水意,“顾大人,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说我们只能带走三人呢?当初,我和他们四人是一起来的啊,他们也有血有肉,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