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径此地得相爷收留,便住下养伤。”

    她这一番谎扯的,自己心虚不已,垂下头,不敢正眼去看上官容钦的脸色。

    “原来如此,看来韩相也不是那般不近人情之人。”他的声音低沉悦耳,但这话无疑让顾轻音更加心虚。

    韩锦卿与江陵王的关系,朝中无人不知,而顾德明是江陵王的人,他的女儿,韩锦卿能收留下养伤?这话到底要从何说起呀。

    顾轻音暗自咬牙,忙转了话峰,问道:“上官大人,您又怎会在这山庄中?”

    “圣上体恤韩相,特命我来探望。”

    两人并肩走在梅林中,身旁头顶梅花正艳,在此间交谈,别有一番情调。

    顾轻音微抬起头,正对上他雅致的侧颜,垂落的黑发拂过他的下颔,她的声音不自觉变得有点低,“原来如此。”

    又走了一段,顾轻音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大人,最近朝中可有什么变动,家父可还安好?”

    上官容钦停下来,低头看她,“顾大人若是担心,何不回去看看?”

    “我……”顾轻音欲言又止,轻轻摇了摇头,自我安慰道:“算了,也就十几日,父亲那里,过段时日再去请罪。”

    “御史台掌史换人了。”上官容钦道。

    顾轻音惊愕不已,清丽的眼睁大了,“不可能!这才多久,宋大人怎么会……宋大人,他怎么样了?!”

    “他因渎职被贬,”上官容钦仍看着她,眼中似乎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不过,他人应是无恙。”

    “不可能,不可能,”顾轻音喃喃道:“宋大人一身清廉,怎么可能渎职?”她眼眸一亮,看向上官容钦,“定是有人陷害他,对不对?上官大人,您,您可不可以帮帮宋大人?”她激动的抓住上官容钦的手臂。

    “圣旨已下,任谁都无力回天。”他看一眼白袍上的纤细手指,便任由她抓着。

    顾轻音看着他的眼睛,沉静,柔和,令人心安,她渐渐冷静下来,松开手指,“上官大人,下官,失礼了。”

    “顾大人心性仁厚,又与宋大人共事多年,难免会如此动容。”

    “那家父……”她有些害怕再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我近日不在翰林院内,但在上朝时与顾大学士见过几次,一切如常,顾大人放心,”他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头,又看她一眼,道:“顾大人方才被蛰,回去后还是尽快上些清凉解毒的药膏才好。”

    顾轻音点点头,略略心安,两人又一齐向前行去。

    上官容钦负手而行,指尖一瓣粉梅,那是方才他自顾轻音发间取下的,粉白晶莹,尤带淡香。

    顾轻音有了心事,在上官容钦身旁走着,步伐不再轻快,但唇边温热仍在,有些痒痒的,倒让她又想起方才梅树下的一幕,她飞快的抬头看一眼上官容钦,又迅速的低头。

    这一幕却落入了去而复返的小月眼中。

    顾轻音果然不是简单人物,难怪楚风说相爷让她盯着了,这男的昨日才从京城中来,想来也是身居高位,才得相爷厚待,这会子功夫就被她勾搭上了,这种女人,相爷才不会看上,哼!

    第65章 轻音质问(本章为珍珠1300加更)

    是夜,顾轻音洗漱好了,就坐在靠窗的木椅上,对着铜镜在被黄蜂蛰处抹上药膏。

    那是嘴唇的左上方位置,泛着浅红,上面有个细小的孔洞,仍有些轻微的刺痛感,她将透着清凉气息的膏药细致的抹上去,绵绵密密透亮的一层。

    快要抹好的时候,她细长的手指顿了顿,不免想起唇角那朦胧湿热的触感,脑中浮现出男子清雅俊逸的面容,她心中微跳,用力阖上双眼,阮皓之斯文儒雅的面庞闪过,她一时心头思绪杂乱,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想见他,还是怕见他。

    皓之,我该以何种面目与你相见?我们是否还能回到从前?顾轻音望着窗前一轮皎皎明月,有些出神。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悠扬琴音,破开暗夜的寂静沉闷,直直袭上人心,泠泠七弦之下,闻得商音如流水,初时如泉水叮咚,潺潺溪水在山间跃动,渐渐入得佳境,高低起伏,婉转连绵,如少女轻吟,如雏莺新啼……

    顾轻音正听得入神,房门毫无预兆的被推开,她一惊,寻声看去,正对上韩锦卿似笑非笑的凤眸。

    “看来顾大人在本相的别苑里住的不错,”他走进来,直站到顾轻音面前,“本相是白白为顾大人担心了啊。”

    韩锦卿穿一件黑色的丝袍,墨发用一根玉色锦带松松系成一束,烛火照亮了他如画的眉眼。

    顾轻音微仰起头看他,冷笑道:“相爷有心了,下官感激不尽。”

    韩锦卿伸手勾住她尖细小巧的下巴,长眉上挑,“顾大人真是千人千面,白日里对着上官大人还笑语晏晏,怎的这会对着本相就只剩冷言冷语了?”

    顾轻音用力挣脱了他的手掌,站起来,冷声道:“你让人监视我?”

    “本相只是关心顾大人,”韩锦卿凤目微眯,拿起手边的空杯斟满茶水,放在唇边轻哆,“顾大人自到了这里不是一直想要见本相一面么,今夜也算让你一偿夙愿。”

    顾轻音最是讨厌他这种不紧不慢的无辜语调,当下回道:“你以为你是谁?!若不是想马上离开这鬼地方,我根本不想再见到你!”

    “啧啧啧,顾大人还真是无情,那日夜里赤身裸体闯进本相房中百般勾引,和本相欢好至半夜的,不知是谁?”韩锦卿也站起来,身体迫近她,将她的身子圈在自己和窗边的梳妆台之间。

    顾轻音气血上涌,双目赤红,红唇轻颤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韩锦卿牢牢盯着她,“不知道么?”他猛地勾住她腰身,一把将她带入怀中,只觉一股淡淡的幽香夹杂着草药的味道扑面而来,“本相可以慢慢帮你回忆……”他魅惑道,一只手掌开始不安分的在她饱满的胸前流连。

    顾轻音开始剧烈的挣扎,“你放开我!放开!”

    她手脚并用,满面通红,鼻息急促,终于感觉身上一松,韩锦卿放开了她,她忙退开几步,警惕的看着他。

    韩锦卿已经又坐下来,半靠在长榻上,几缕发丝贴在他如玉的脸颊上,慵懒又危险。

    “宋大人被贬,与你有关?”顾轻音稍稍平复了气息,直接问道。

    “上官容钦告诉你的?”韩锦卿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淡淡问道。

    “他只是告诉我宋大人出事,御史台掌史位子换人坐了。”

    “哦?那顾大人凭什么说是本相所为呢?”他的黑眸深邃,牢牢锁住她。

    第66章 遥遥相对(本章为珍珠1400加更)

    顾轻音清丽的小脸冷若冰霜,“你是在报复我。先将我困在这里,伺机对付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