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光下半明半暗,肌肤似雪,眉目间春情荡漾,眸中幽火点点。

    顾轻音轻垂他肩头,“你这小郎……今夜良宵难得,本宫不想再提起那人,”她一口咬在他下巴上,“好好疼爱小郎才是正经。”

    说完,她开始粗暴的撕扯他的衣服,很快就让他衣衫大敞,双手左右各捏住他一粒挺立的小小乳尖,自己则抬高了臀部,朝他翘得笔直的粗壮肉棒慢慢沉下腰去。

    她身下两片肥厚的花瓣贴着他硕大滑腻的龟头,纤细的小蛮腰前后摆动着,让龟头不停的摩擦着那条细缝,力道时重时轻,龟头上渗出的精液与她身下的淫水融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声响。

    她低头吸住他的乳尖,那小豆子在她不停的舔弄下越来越硬,她听见男人深重急促的喘息,眉峰微扬,粗糙的舌根摩挲着他的乳晕处,同时贝齿一咬,另一只手一捏,引得男人的身体轻轻一颤。

    她得意的笑起来,红唇贴在他喉结处,以舌尖轻舔,“小郎,现下可舒服?”

    韩锦卿从未被女人撩拨的这样彻底,往往是那些送上门来的女人才开了个头,他便夺回主动,直奔主题,几时像现下这般不堪?乳尖被女人的口舌玩弄着,身下粗长的肉棒又被女人的阴唇来回摩擦着,欲望高涨,却只能隐忍不发。

    也多亏了这深夜月色淡淡,依稀罩了层薄雾,任谁也看不清他脸上神色,他才有和这女人继续耗下去的底气。

    他眼中布满欲火,虽极力忍耐,但语调到底不复平日的慵懒浅淡,“宝剑已出鞘,何时才能尽情厮杀一番?”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完。

    第52章 谁是主导

    “小郎急什么,这剑还得磨得锋利些才好。”顾轻音抬起头来,眼波似水,腰肢前后摆动,任那龟头在花瓣细缝处进进出出,贴合之处早已淫水连连,沿着棒身滴落下来。

    韩锦卿哪里能让她再恣意妄为,微眯着双眼,趁她不备,胯下一挺,粗长的肉棒直直插入那销魂的小穴中。

    “呀……你……”顾轻音大眼圆睁,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小郎竟如此大胆,未得她应允就直捣花心,插得又深又狠,那肉棒粗长硬烫,龟头棱角分明,将她的肉壁刮蹭的阵阵战栗。

    她抬高身体,腿根用力,想要将那气势汹汹的大肉棒弄出去,只是她腰身刚一动,硕大的龟头紧紧贴着小穴内湿润泥泞的媚肉向外拉扯,酥麻感陡然袭来,让她腿上一软,娇媚的呻吟脱口而出。

    “嗯……大胆小郎,啊……你身下这根棍子真真是要了本宫的命……啊……”就在她说话的当口,被弄到退出一半的肉棒被韩锦卿一记深顶,又刺入到她小穴最深处。

    顾轻音被他插得小腹微颤,汩汩而出的淫水全被堵在两人的交合处,再怎么觉得身下这人大胆妄为,尊卑不分,可这酸软酥麻的感觉实在太过舒爽,让她不由的夹紧了身下的大肉棒。

    韩锦卿见她身子软了几分,胯部发力,趁势开始连续的撞击,小穴内高热紧致,像有无数的小嘴吸着肉棒的每一寸,肉棒每次都抽出到一半的位置,再深深的刺入,三次狠狠深插,和着一次缓慢的研磨顶入,弄得顾轻音身子如风中树叶,摇摇欲坠。

    “替我解开。”韩锦卿抽插了一阵后,再次深深的刺入,龟头直直顶着子宫口,感受着那里的湿热滑腻,他用巧劲将双手自头顶抬起来,在她最在沉醉之时隐忍不发,看着她道。

    顾轻音双眼迷醉,享受着汹涌而来的阵阵快感,“嗯……哈……不要停,插到那里,深点,啊……不要停……”过了一会,她感觉肉棒又烫又硬的顶着,却不再律动,她睁开眼,就见韩锦卿将手伸到她眼前,凤眸微挑的看着她。

    “小郎这双手倒是灵巧的很,”顾轻音喘息着,发丝亦有些凌乱,“只可惜……本宫向来不喜欢被逼迫的感觉。”她的手抚上他挺阔的肩头,在那白纱缠绕处用力一按。

    剧烈的疼痛让韩锦卿倒吸一口凉气,伤口原本正在愈合,被这样用力按下,有些地方又撕裂了,血水沁出来,将白纱渐渐染成红色。

    见他眉心微皱,上扬的凤眸中俱是隐忍,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顾轻音笑起来,手掌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胸肌,“小郎,本宫对你胯下之物实在是欢喜的紧,本不欲计较你方才的鲁莽之举,只怪小郎太过贪心,本宫只得让你遭点小罪,也好让你明了这尊卑之分在床笫间也是有讲究的。”

    她方才被他几下子弄得实在舒服,半个身子都酥软了,或许是很久不曾遇到这样性情张狂的小郎,对着她非旦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成了在床事上主导的一方,她也乐得享受起来,不想却被他留了后手,以此相要,她可就很不乐意了。

    她再次将他的手绑住,固定在头顶上,对他急促的抽气声视而不见,将臀部微微抬高,蜜园与他的胯部紧紧贴合,穴内的媚肉一紧一松的缠着他粗长硬挺的肉棒,她听见他发出似欢愉似痛苦的低吼。

    她像骑马一样攀在他身上,双腿夹紧他的腰身,整个人上下高低的快速起伏着,穴口套弄着粗长的肉棒,轻轻摩挲,重重碾压,敏感的小花核在撞击中次次与他坚硬的耻骨相碰,被挤压的变了形,让她阵阵战栗,自她穴内深处涌出的大波春潮,在两人的交合处被反复摩擦成白色的沫,飞溅在两人的小腹处和床单锦被上。

    然后,在他迷离的目光中,她将裹在上身的官服褪去,扔到床下,露出优雅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以及胸前一对硕大高耸的大奶。

    第53章 有何不敢

    顾轻音双手托住自己的大奶,拇指扣住殷红的奶尖儿把玩,保持着骑马的姿势,小穴紧紧咬着韩锦卿的大肉棒,上上下下套弄着,各种角度都插了一遍,穴内的淫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在交合处发出淫靡的声音,龟头顶端每次都碾压过她深处敏感的一点,阵阵酥麻感直窜上小腹,让她飘飘然,如直上青云。

    “本宫身下的这匹才是真正的良驹,”顾轻音娇吟着,媚眼如丝,穴内肉壁紧紧夹着棒身,严丝合缝,“小郎,被本宫这般骑着,可舒服?”说着,身下又大开大合的套弄起来,等肉棒完全退出小穴,再重重坐下,龟头如剑,狠狠的刺入花心最柔软敏感之地。

    韩锦卿肩头剧痛,痛感牵连着心肺,全身力气渐失,神色早已不复一贯的慵懒随意,凤眸幽深,有火苗在深处跃动。

    欲龙已是箭在弦上,女人的骚穴中的媚肉每一分都紧贴着他肉棒在蠕动,就像是千百张小嘴同时在吸他的棒身,棒身的青筋不住的跳动,他不否认这种痛与快感并存的感官刺激带给他极大的愉悦,甚至因为痛感,交合之处的快感放大了数倍,让他十分享受,但,亦不可否认的是,身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