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她很快找到了屋内唯一一张床榻,利落的一个翻身,坐到了似在沉睡中的男人身上。

    韩锦卿向来浅眠,从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醒来,让他觉得诧异的是,在这暗卫重重守护的别院中,竟然会有人能轻而易举的潜入他的房间,他虽没有武功,枕边却也常备防身之物,在来人翻身上床之时,他紧紧抓住了手中的施毒机关,千钧一发之际,却不想,那人先开口了。

    “本宫尚未歇息,你倒是先睡起来,好大的胆子!”

    声音低低沉沉,韩锦卿一怔,顾轻音?这声音与她平时说话时有些不同,声线却是一模一样的,他继续仰躺着不说话,静默的看着骑在他身上张扬的女人。

    银白的月光照在她身上,勉强可以看出,她梳着一个平时从未见过的发髻,有些奇怪,却出奇地适合她,她的眉眼是他熟悉的模样,眼神却与平时大不相同,他还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在面对他时,流露出这样的眼神。

    今晚的顾轻音很是不同寻常,这让他不由得升起几分兴味,用一贯的慵懒语调,道:“那我今晚就不睡,陪着你,你想做什么,我们可以一起做。”

    第50章 唇舌较量

    顾轻音垂眸看他,眼神透着魅惑,青葱般细长的手指轻点住他的下巴,娇笑道:“倒是个知情识趣的,甚得本宫心意。”声音不同以往,更低了些,透着令人酥麻的媚意。

    韩锦卿原是存了戏弄之心,可这般被个女人居高临下的压在身上看着,那手指点着他下巴就如同男人轻薄女人的姿态,心下微微一沉,慵懒的神色淡了几分,“那……可有什么赏赐?”他唇边始终挂着笑意,尽管浅淡的未达眼底。

    顾轻音笑起来,眼角上扬,眼中闪过兴味,“剑未出鞘,怎知配不配得上本宫的赏赐?”说着,腰肢款摆,骚动的下体在韩锦卿丝滑的中衣上来回摩挲。

    韩锦卿下腹被蹭的一片湿热,隔着衣衫感受到她蜜园的热度和暧昧的起伏,蛰伏的欲龙开始蠢蠢欲动,他双手突然大力箍住女人的臂膀,想要趁其不备,换一换这上下的体位,毕竟,女人终究应该是在男人身下辗转承欢的。

    却,更快的被女人一双纤细小巧的手完全制住,且被他挂在床头的一条玉锦腰带捆绑起来,拉高至头顶上方,女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带着轻嘲,“怎的还不知本宫的习惯么,任何姿势都由本宫说了算。”她俯低身子,凑近他耳边道。

    不等韩锦卿反应,她一下便扯开他的薄绸底裤,紫红粗长的肉棒瞬间弹跳出来,啪的一声,正打在她的雪丘上。

    “嗯,这物什倒是不错。”顾轻音一见他胯下之物,眼神便迷醉贪婪,一把伸手握住,只觉温热硬挺,正如那上好的丝绒。

    韩锦卿双手被缚,只略一挣扎,便知这捆绑是极有技巧的,并非他一时半会可以挣脱了的,神情微变,待要开口,只觉身下一凉,命根子已被人握在手中。

    他呼吸一窒,女人的手绵软柔润,带着暖意,包裹着他那处,竟有说不出的美妙,他小腹下方微微抽动,连带着那肉棒又胀大一圈,龟头如鸡蛋般大小。

    顾轻音美目含春,手掌套弄着肉棒,上下撸动,借着淡淡月光,看清了韩锦卿的容貌,菱唇微启,笑道:“小郎的确有过人之处。”说着,俯低身子将红唇贴上他的。

    顾轻音含住他两片薄唇,辗转吮吸,又重重的噬咬着他的下唇,只觉那薄唇粘腻润滑,带着些许酒香,那滋味萦绕在她口鼻间,熏然欲醉。

    韩锦卿身下的大肉棒被女人套弄着,薄唇又被肆意亲吻,凶猛的情欲一下子被撩拨起来,他何曾被女人这样对待过?这种完全被动的感觉无论多么令他欲火翻滚,还是让他心头窒闷,凤目一沉,薄唇反倒将女人两片娇嫩的红唇完全包裹,又舔又咬,恣意妄为,又重又狠。

    两人的口舌交缠声清晰的在房中回荡,顾轻音的眼眸晶亮,两颊泛红,男人的舌灵巧的勾住她的,含在口中寸寸吮吸,有些粗糙的舌苔滑过她喉咙深处,引出她破碎的娇喘。

    她亦不甘示弱,重重的咬住男人的舌尖,小舌探入男人的唇齿间来回扫荡,将他口中的津液尽数吞咽。

    两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彼此气息交融,直到顾轻音觉得快要窒息,才意犹未尽的分开,两人唇边银丝相连,她抵着韩锦卿的额头急促的喘息,手下仍一刻未停,肉棒顶端已是一片粘腻,全都沾在顾轻音的手上和官服下摆处。

    韩锦卿脸上波澜不惊,仍是淡淡姿态,心中却波澜迭起,若不是亲身经历,他如何能够知道顾轻音这表面清冷,张口闭口都是朝廷公务,在欢爱中也极为克制的女人,居然有如此放纵张狂的一面。

    他待呼吸平稳了,道:“我等着你给我的赏赐。”嗓音浅淡低沉,和着热意酒气钻入她耳中。

    第51章 心中所系

    顾轻音娇俏一笑,在月下如昙花绽放,风情万种,“赏赐?呵,能与本宫行这床笫欢爱,难道不是对小郎最大的赏赐?”手下一紧,换来男人深沉的吸气声。

    “小郎可有疑议?”她看着他,他俊美的容颜在月色下显得朦胧而淡雅,长眉斜飞,凤目微扬,她青葱般的手指沿着他完美的轮廓游走,清亮的眼神微眯,“这等容貌,原该是让人过目难忘的……本宫可曾见过小郎?”

    韩锦卿挑眉,眼波流转,只淡淡看她。

    顾轻音不待他回答,又道:“本宫一心都系在那人身上,那人却是个捂不热的,”声音渐低,透着无奈和落寞,“倒是白白错过了小郎这般人物。”

    韩锦卿淡笑,薄唇上扬,道:“到底是何人让你这般心心念念?”

    顾轻音举止怪异,整个人完全变了心性,韩锦卿倒并未有多惊讶,他自十七岁入仕,见惯各种风浪,什么荒诞诡谲的事没见过,顾轻音这番大变的原因今后总能查出,眼下只因她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倒让他起了过问的心思,心上人?唔,有点意思。

    而此时的顾轻音活脱脱就是前朝的李景华,宫内男宠众多,哪个见了她不是谄媚讨好的?而这小郎口无尊卑,举止神态无半点拘谨,眼神气度透着清贵,实在难得一见,她也就乐得陪着他多玩一会。

    “哟,小郎这么问,可是醋了?”顾轻音轻笑道,松开他身下欲龙,整个人趴在他身上,胸部紧紧相贴。

    韩锦卿感觉到她的柔软,女人胸前高耸的大奶隔着彼此的衣衫紧贴在他的胸肌上,带着幽香侵袭着他的感官,血液在全身奔腾,如若不是他双手被缚,他早就想扒了她那身碍眼的官服,捏住那对滑腻的大奶好好把玩。

    “我最吃不得酸,又怎会醋?”韩锦卿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孔,小脸儿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