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间有隔阂,便坦诚道:“父亲,您今日要女儿前来是因为知道了我与那,纪卓云的事,找女儿对质的?”

    顾德明看她一眼,“这事还用得着找你对质?!木已成舟了,你不知分寸,为父这老脸还是要的!”

    顾轻音急道:“父亲,女儿和他,确有夫妻之实,但女儿最近身体异样,这事,并非女儿本意啊。”

    顾德明摇摇头,“好了好了,这事我们先不谈。我想和你说的是,这纪卓云前阵子就差人几次三番的往府里头送东西,说是给你补身子用的,这几日,你得了嘉奖,他又派人到府里祝贺,送了贺礼,还让人在府门外放炮竹,甚至,作为韩锦卿的人,在李承风的事情上,他一点都没帮着说过话,”他见顾轻音一脸茫然,又道:“这些事,你知不知道?”

    “女儿完全不知道啊,”顾轻音觉得很惊讶,这她都是头一次听说,“那父亲您怎么不早些告诉女儿?”

    顾德明不答反问:“你是真不知道?”

    “千真万确。”顾轻音重重的点头。

    “那纪卓云就没再来找过你?你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没有,真的没有,女儿巴不得再不见他。”顾轻音急道。

    顾德明深深的看着女儿的眼睛,半晌,道:“好,为父信你,也好让你母亲彻底断了念想。只是,你这里想与他做个了断,却不知他动的是什么心思,”他继续道,“他毕竟是韩锦卿的人,现在对你示好,这些动作必定早已落入有心人的眼里。”

    顾轻音七窍玲珑心思,马上接道:“父亲是怕江陵王那里……”

    顾德明点头,道:“不错,王爷心思缜密,广布暗卫,纪卓云这些日子里与我们府上的接触,王爷必定已经知晓,到时万一起了什么波澜,就是节外生枝了。”

    “那父亲的意思是?”

    “你这几日就直接去将军府里与纪卓云说清楚,也算是当面谢过他的救命之恩,顺便带上谢礼,这礼数绝不可偏废。”

    顾轻音点头应了。

    顾德明沉吟片刻,再道:“轻音,这次你对付李承风,事情虽然办得不错,但太过冒进,以后还是先与为父商量为好。”

    “是的,父亲。”顾轻音低头,那李承风当真是大大得罪了她,她怕告知父亲以后还需忍耐一段时间,她真是等不及要他好看了。这件事她办的确实有些激进,总算结果是好的,她在心底也长舒了口气。

    顾德明见她神色平静,又道:“你以为李承风这么好对付?就你拟个折子,摆出证据,就可以把他拉下来?这次要不是摄政王和上官大人作主,禀公执法,外界插手余地有限,韩锦卿早就保他下来了。”他必须让她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一名朝廷三品大员,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左右的了,也不是一个御史台可以掌控的。

    顾轻音有些讶异,这看似平顺的案件处理背后原来还是各方势力的角逐,她尽量收敛起情绪,才道:“父亲,女儿知道了,今后定多与父亲商议。”

    顾德明点头,“你知道分寸就好。轻音,现在局势紧张,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可被人拿住把柄。”

    顾轻音连连称是。

    “还有一点,王爷最近正在争取摄政王的支持,”顾德明眸中闪过精光,“轻音,我们的立场千万不能有错,否则,你知道厉害的。”

    “女儿心中有数。”为官多年,这点政治敏锐度她还是有的,“摄政王向来公正严明,但女儿对他的了解倒是不多。”

    顾德明走近几步,看着女儿,轻道:“皇上喜欢酒色,对他这王弟倒是坚信不疑,推心置腹,摄政王也确实有几分才干,处事滴水不漏,叫人不得不信服。不过,摄政王做大,对于王爷和韩锦卿而言都是威胁,只不过,王爷想的通透,先拉拢他们才是上策。”

    “王爷已有计策了?”顾轻音问道。

    顾德明皱眉,“暂时还没有,而且王爷与摄政王的关系本就微妙,不好办哪。”

    “那……我们要如何行事?”

    “摄政王总理朝政,谁不想讨好巴结,可他如今只信任一人,事无巨细,都要经此人的手。”顾德明道。

    顾轻音自然好奇,“谁?”她认识吗?

    顾德明轻笑,“与为父同为大学士的上官容钦,摄政王麾下第一谋臣。”

    第30章 登门谢恩

    上官容钦虽贵为大学士,却长年不在翰林院内,很多翰林学士都未曾见过他,何况是顾轻音。

    顾德明说,他曾娶妻,但如今孤身一人,为人倒是和善,文采学识也是极好,只是人到了高处,真正能交心的又有几人,难免防备心重些。

    顾轻音想着父亲的话,估摸着这位上官大人该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中年文士,且父亲言语间对他亦颇为尊重,虽为谋面,她心里对这位上官大人的评价已是相当不错了。

    一路在马车中想了很多,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将军府门前。

    下了车,有小吏上前说了来意,那门口的卫兵谨慎的朝他们马车看了看,才让人进去通报。

    一会,传话的人出来,恭敬的请顾轻音入府。

    穿过门厅,走廊,管家带着顾轻音到了迎客厅内,自有下人将她带来的礼品去安置。

    “顾大人稍等片刻,将军马上就到。”那管家四十开外的年纪,精明干练,一旁的小丫头将茶水奉上,清香四溢。

    顾轻音点头,微笑道:“有劳。”

    顾轻音在客厅内边喝茶,边观赏着小摆设,约莫过了一刻钟,那管家才进来,道:“顾大人,实在不好意思,将军练武时我们下面人也不敢打扰,还请顾大人亲自走一趟吧。”

    顾轻音有些犹豫,但一想到要赶紧与纪卓云说清楚,便也答应了,随着一领路的小厮往一条小径而去。

    两人一路行至一个极为宽广的院落,院内栽种着数棵松柏,浓郁苍翠,衬得这院中的氛围都与别处不同。

    小厮停步,向顾轻音躬身道:“大人,前面就是将军练武房,小的告退。”说着,一溜烟就走远了。

    那练武房由纯原木建造,风格朴实大气,两扇木制大门未完全合拢,间或传出沉重的木棒击打声。

    顾轻音望着那门,收起脑中的杂念,慢慢走过去。

    推开门,入眼的空间极大,雕花的落地大窗,光线透进来,铺满一室,两侧的墙上均挂着各种兵器,刀枪棍棒,矛盾锤戟,应有尽有。

    纪卓云着一身深蓝丝缎的紧身服,正练着一段棍法,他身形矫健,一招一式皆有章法,有张有驰,时而如龙腾虎跃,时而如金蛇出洞,刚柔并济,那根长棍在他手里如活的一般,无比灵巧。

    顾轻音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人练武,一时间看得有些入神。

    纪卓云练完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