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人,火势已不足为惧,大家可再四处查看。”说着,朝宁非然看了一眼。

    宁非然大眼一转,朝着人群道:“顾大人是来我这里诊脉的,今次既替我太医院控制了火势,又救了这二人性命,实在是功德一件。”

    顾轻音想干什么他不管,他找到她时她要求他配合她在东苑放把小火,并声势浩大的把几乎在太医院的所有人都吸引过来,他就这么做了,只因她是他的病人,是他想要拯救的人。

    人群开始议论纷纷,不断有人拿各种眼光去看那墙根处瑟瑟发抖的一对男女,忽然,一人喊道:“李大人?那不是李承风大人吗?您怎么会在这里呀。”

    那是一位年长的太医,须发皆白,他颤巍巍的走过去,撩起他垂在脸上的发,低头仔细辨认李承风的脸,半晌,道:“真的是您啊,李大人,您这是……”

    周围人听到那老者的话,抽气声清晰可闻,很快议论开了。

    李承风气得浑身发抖,“闭嘴,你这老不死的,赶紧给本官闭嘴!”

    那老者身形一顿,“李承风,你说什么?!枉我当年千辛万苦帮你医好了顽疾,你……”老者气急,作势就要抡起手杖打过去,立刻有人上前去拦,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然后,不知是谁递了衣物过去,李承风胡乱穿上,铁青着脸走了,最后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一眼顾轻音,用口型道:“来日方长,顾轻音,你给本官等着!”也不管依旧赤裸着身体快要羞愤而死的秦英兰,逃命似的径自快步离开。

    顾轻音看着这对狗男女狼狈的样子,心底乐开了花,人群熙熙攘攘的开始要散去,她看到宁非然始终看着她,那双眸子清透明澈,只有她一人。

    她回他一笑,这个忙,他帮的好大,而他先前的鲁莽和可恶,她仍然会记在心上,只不过,感觉有些改变。

    李承风和秦英兰在太医院偷情的事,很快在朝堂上下传开来,有奚落,有嘲笑,也有为李承风觉得不值的。

    一位从三品大员,与个把女官发生点什么,在兴和王朝中根本不算事,但李承风你与女人在哪里不好办事,非得在太医院,还被这么多太医官员抓了现行,这就又另当别论了。

    这办事地点其实还是李承风的小聪明,秦英兰不是他圈子里的女官,他又想借着帮忙上了她,那在哪合适呢?他就想出了两人都借着到太医院诊疗的由头来办事,以为这样一来必然是万无一失,到时候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而已,没成想被顾轻音撞破,还闹得这么大,他这次真是倒了血霉啊,心里把个顾轻音恨得半死。

    兴和王朝对官员的道德行为还是重视的,就有那大理寺的官员站出来,要求给李承风和秦英兰处罚,小惩大诫一下,皇上的脑子给酒色灌的不会转弯了,一听大理寺说的有道理啊,御笔一挥也就同意了。

    李承风和秦英兰就这样被要求面壁思过三月,罚俸半年,官职降半级。

    第28章 弹劾有功(本章为收藏1200加更)

    这一罚责一经定论,李承风那个憋屈啊,忙差了人去相府投拜贴,无奈投三次被退三次,跑腿的人说了,相爷有事,相爷在忙,相爷今日不回府里。

    李承风自然是懂了,韩锦卿不想见他,他急得在屋里直跺脚,娇儿上前来安慰,被他狠狠一脚踹翻在地,怒道:“就是你这个贱人给我出的馊主意,现在相爷得了趣了,对我避而不见,不管我死活了。”

    娇儿呜呜的哭着,好不可怜。

    就在李承风面壁的一个月后,御史台呈上一份长长的卷宗,有理有据的将李承风多年来违规提拔武官,任人唯亲,任人唯财的贪腐面目暴露出来,引发龙颜大怒,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皇上因为各种原因,直接将此案交由摄政王办理,摄政王杨敏元德高望重,公正廉明,很快就将此案落实到了刑部。

    刑部办案向来雷厉风行,不出一月,案件就已盖棺定论,李承风徇私枉法,贪污受贿,藐视国法纲纪,理应革职查办,皇上念其在兵部七年也算尽职,故调其至边境饶城任知府,任期五年。

    李承风正在家中面壁,听说自己竟被刑部立案查办,急得在家乱窜,差点就急火攻心了,与两月前的面壁惩罚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不断差人去相府求助,又寻了人想尽办法打听情况,最终得知自己要被调离京城,去饶城做知府时简直如晴天霹雳,一直接受不了,竟然晕了过去,侍郎府内顿时一片愁云惨雾。

    而顾轻音这里则因上奏有功,被皇上嘉奖,赐了不少金银锦缎,仆人若干,良田千亩,顾府一时间热闹非凡,前来恭贺的官员差点就要踏破了门槛,顾德明夫妇忙于迎来送往,府内倒是经历了少有的热闹。

    这日,顾轻音在御史台办公,一名小吏前来传话,说是顾大学士请她到翰林院走一趟。

    顾轻音有些意外,父亲有什么话在家里不好说,还要让她特意跑一趟翰林院?

    带着疑惑,她放下公务,向宋大人告了假,一路朝翰林院而去。

    翰林院设有大学士,学士,供奉和编修等官职,大学士地位超然,除了象征着学术上的高超地位,在朝堂上的分量同样举足轻重,为内阁重臣之列,与前朝有所不同的是,兴和王朝的大学士均授正一品官职,除了在翰林院供职,还可同时兼任其它要职,处理朝政,但要成为大学士却要接受方方面面的严格考核,其难度绝非常人可及,也因此,目前翰林院的大学士也仅有三人。

    翰林院的地位倍受世人推崇,其建筑构造亦颇为精细雅致,小桥流水,假山奇石,顾轻音一路匆匆行至大学士苑,转上廊桥,迎面正走来一人。

    来人一袭宽大月白长衫,墨发如瀑倾泻,眉目如画,眉心一点浅浅朱色,长眉斜飞入鬓,眸中波光潋滟,容颜倾世,气质卓绝。

    他从顾轻音身边走过,低头朝她浅浅一笑,如三月春风,顾轻音一时间竟走了神,鼻尖始终萦绕一抹淡淡的檀香。

    待顾轻音来到顾德明处,顾德明已等了她一段时间,见他神色严肃,顾轻音小心翼翼的喊了声,“父亲。”

    “你与那纪卓云到底怎么回事?是露水情缘,还是真的有了私情?!”顾德明面容微沉,开门见山的质问道。

    顾轻音心头一跳,“父亲!您,您何出此言,我与那……那人,根本就不认识啊!”她也没说谎,她是真不认识他啊。

    “哼,你倒是能翻脸不认人,人家好歹出生将门,还救了你的命!”顾德明怒斥道。

    顾轻音对于父亲知道了她的救命恩人是谁并不意外,只是他刚说的露水情缘,难道,父亲已经知道了一切?!

    第29章 父女对谈

    顾轻音心下有些慌乱,却也不想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