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干净整洁,一排书架,一张桌案,两把椅子,角落还摆放着一张红木小床。

    顾轻音刚跨过门槛,还在观察室内摆设,就听门扉“嘎吱”一声自她身后关上,她转身,正对上宁非然清透乌黑的眼。

    她心头一跳,就听宁非然道:“顾大人为什么没来?”

    顾轻音蹙眉,因为他语气中的责难,她与他并不相熟,他凭什么用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和她说话,何况什么来不来的,她对他从未承诺过什么。

    她挑眉看他,回道:“我为什么要来?我从未答应过宁太医会来太医院吧?”

    宁非然的眸子冷下来,“那日我给顾大人的膏药用了吗?”

    “用了如何,不用又如何?”顾轻音知道他在说那个小瓷瓶,她本来根本不屑一顾,只那两天疼得狠了,她无心一试,效果居然出乎意料的好,只是她很不喜欢他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

    宁非然看着她,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又迅速隐藏起来,“不知好歹的女人!”

    他话音刚落,顾轻音顿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反应过来,人已被抛在那张红木床上。

    顾轻音震惊了,她想要马上爬起来,但四肢突然一阵麻痒,完全使不上劲,她惊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宁非然,你对我做了什么?!”

    宁非然死死盯着她,慢慢的走到床边,坐到床上,开始面无表情的解她的腰带。

    “宁非然,你敢解开试试看!”顾轻音见他动作,惊得倒抽一口凉气。

    宁非然看着她,手下动作未停,红唇漾起笑意,“放心,我解得很快,并且,彻底。”他的声音很轻,却让她全身发冷。

    顾轻音的心狂跳着,一时间思绪千回百转,却没有一种可以使自己脱困,她万分后悔自己方才的莽撞。

    正慌乱间,只觉身下一凉,她低头,腰带早已解下,官服的下摆被高高撩起到腰迹,白色的亵裤被褪到及膝处,她的下身已经完全赤裸,露出两条光裸白嫩的大腿和女人最神秘的幽谷,她觉得自己发不出声音,因为连喉咙都在发颤。

    宁非然的指尖在她大腿外侧划动,很快到了大腿根部,开口道:“顾大人倒是一身冰肌雪肤。”

    他看着她的眼,在她不可置信的表情中,打开了她的大腿,掌心覆上她白嫩的私处,指尖摩挲着她的花瓣,在她的花瓣细缝处流连,“这里很滑嫩,难怪顾大人会被男人中意,狠狠的操了。”后面半句话贴着她的耳廓讲出来。

    “你,你到底想怎样?!”顾轻音的呼吸越发急促,她道。

    宁非然没有回答,他继续用指尖挑开那神秘诱人的缝隙,露出里面红艳的媚肉和下面已然在抽动的小穴口。

    “呵,”他盯着那里看,笑出声来,“看来顾大人是用了下官的膏药了,既是如此,刚才又为何不说呢。”他收起指尖,居高临下的看着顾轻音。

    顾轻音将头撇到一边,不去看他可恶的嘴脸。

    “那玉颜膏是下官为宫内女子调制的,拿了给顾大人用,顾大人居然还不领情。”宁非然道。

    见她不说话,宁非然直起腰板,脸上浮起无奈之色,“顾大人,上次在大学士府里,下官让你三日后来太医院,是为了你好,是替你的身子着想。”

    顾轻音仍然不看他,只听他继续道:“你的体质畏寒,却又不得不喝避子汤,下官虽为你开了方子调理,但那也算不得最有效的法子。我说过,会为顾大人的身子负责的,”宁非然又凑近她,“那三日我没一日阖过眼的,可都是为了大人。”

    顾轻音听了,只觉得可笑,“你为了我?宁非然,你我非亲非顾,这话你说出来不怕人误会?”

    宁非然一双大眼中透着疑惑,“误会?有什么可误会的?我只是花了三日为顾大人找到了秘方而已,这是医者本分。”

    顾轻音不想再和他啰嗦下去,“好,你不怕误会,那现在就让我走!”

    第25章 蜜园春露(本章为珍珠400加更)

    顾轻音不想再和他啰嗦下去,“好,你不怕误会,那现在就让我走!”

    “那不行,”宁非然大眼微眯着看她,“下官还要继续为大人诊治。”说着,他的头慢慢的朝她身下俯去。

    最为敏感羞人处突然传来一阵温热感,激得顾轻音浑身一凛,“啊,你,你快放开,嗯……”

    宁非然毫无预兆的含住了她身下的两片肥厚的花瓣,用力嘬吸着,用舌尖顶入诱人的缝隙,舔着她内里的媚肉。

    顾轻音的手死死的攥着衣角,只觉小腹那里浮起阵阵燥热,体内深处有什么就要汹涌而出……

    宁非然的舌头上下扫着她的细缝,濡湿了她稀疏的毛发,那敏感的小花核早就挺立起来,颤巍巍的,兴风作浪的舌尖每每碰触到它,都引发顾轻音不可抑止的战栗。

    “顾大人的毛生的细软,正是男人最喜欢的,那些长着粗长黑毛的女人,皇上是碰都懒得碰的。”宁非然的神情有些着迷,他甚至将那些毛发含在嘴里,完全弄湿后又缓缓吐出来。

    “嗯……你,不要……哈……”顾轻音咬着唇,又一阵淫水流出来,她的整个蜜园都被弄的湿润淫靡。

    “好敏感的身子,”宁非然赞道,他的嘴完全将顾轻音的小穴口含住,弄的小穴越发收缩的厉害,“这春水畅通滑腻,却带了一丝丝的涩味,还有腥味,”他若有所思,“应该是顾大人体寒所致,大人稍等片刻,下官去去就来。”语毕,他竟然就放开了她,独自出了房门,留她一人半裸着,下身还淌着淫水,就这样躺在红木小床上。

    顾轻音简直目瞪口呆,但心里又升起一丝希望,怕就怕自己这副样子被外人撞见。

    她正胡思乱想间,就见宁非然回到了房中,手里拿一个香包模样的东西走到她面前。

    “唔,啊,好胀……嗯……”顾轻音的下体冷不防被塞入了什么东西。

    宁非然的确将那香包模样的东西全部塞入了她的小穴中,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东西完全被她的媚肉吞噬进去才罢休,道:“顾大人莫要惊慌,这就是我研究了三日的好东西,我给它取名为春露囊。”

    他见顾轻音不解的看着他,便又耐心的继续解释道:“这是专治女人寒症的东西,好用着呢,之前是宫里的娘娘让我调制,我没上心,直到见了顾大人,这才将它做出来。”

    顾轻音哪里肯轻易信他,伸手就要去抠,立刻就被宁非然阻止,他道:“大人,你可千万别动它,就让它待在那里,这春露囊的外面包裹的可是冰蚕血丝,里面放的都是对女人极好的珍贵药材,非平常可以集齐,女人的这里,”他说着拿手一摸,被顾轻音狠狠瞪了一眼,才笑着放手继续道:“与男人不同,这里是可以吸收万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