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顾轻音才要松口气,却听宋大人在前面恭敬道:“韩相,老朽代御史台敬您一杯。”

    韩锦卿正与邻坐的一位大人交谈,闻言便抬起头来,薄唇牵出一丝笑意,“原来是宋大人,”将酒杯斟满,微一抬手,“好说。”只低头轻抿了一口,而此时宋大人和贺子昂两人已经仰头,一口气干了。

    贺子昂毕竟年轻,出生世家,见他态度如此傲慢,一张清秀的脸当场沉下来,被宋大人暗中握住手臂,宋大人陪笑道:“今后御史台的公务还仰仗相爷多多指点。”

    “御史台人才济济,近期也办了不少大案,指点二字实在不敢当。”韩锦卿人虽长得俊美,但言谈举止乃至周身气场无不散发出一股冷意,分外难以亲近。

    宋大人为官多年,为人圆滑,闻言只呵呵笑着,微一躬身就准备带人离开。

    “且慢,宋大人,”韩锦卿这时又开口道,“这位是?”他盯着已经尽量躲避他目光的顾轻音。

    顾轻音今日穿着一身板正的朝服,头戴官帽,一头长发整齐的束在帽中,暗红色的锦锻穿在她身上显得过于宽大,遮住了玲珑婀娜的身材,但亦别有风情。

    韩锦卿一双泛着冷意的黑眸看着看着便微眯起来,似有所思。

    宋大人忙将顾轻音拽到身前,道:“这是新到任的副史顾轻信顾大人,顾大人,还不快来拜见相爷。”

    顾轻音深吸口气,隐藏在宽袖中的左手握紧成拳,微微颤抖,尽量以最为平静的声音道:“御史台副史顾轻音拜见相爷。”

    她感觉到他放肆的毫不避让的打量的目光,这让她更加觉得羞耻和恼恨。

    这十来天里,她是用怎样的意念不断告诉自己要挺住,要重新站起来,回到御史台,回到以前的工作中,一切都会好的,她是怎样不停的催眠自己,忘记那一切,那可怕、痛苦、耻辱的一夜,她觉得自己成功了,她平静无波的回到官场,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那样。

    原来这一切只是假象,她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假象,在再次面对韩锦卿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之前所铸造的一切防御全部崩塌。

    “哦,原来是顾大人,既然是御史台的人,又为何不肯到本相面前敬一杯水酒呢?”韩锦卿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微微泛白的小脸。

    顾轻音握着酒杯的指环节已经发青,杯中的酒水荡起了涟漪,她知道宋大人和贺子昂都在看着自己,甚至周围不少其他官员也开始关注这里的动静,她僵硬回道:“是下官的不是,”她抬起酒杯,“下官这就向您赔礼。”说着,便要抬手喝下杯中酒,却意外的被握住了手腕。

    她惊讶的看着韩锦卿俊美的笑脸在她面前放大,他说:“什么赔礼,顾大人言重了,本相喝下顾大人的这杯酒就是。”

    他将顾轻音的手拉近,轻轻握住,凑到她手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末了,嘴唇还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她的手指。

    这一幕,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顾轻音连忙抽回手,惊慌失措的站着,官员中很快有了大片的议论声。

    “这顾轻音是什么来路,相爷对她似乎……”

    “顾大学士的女儿,不应该呀。”

    “不就是一个女官,官职再大,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呵呵呵……”

    “难不成她是相爷的人?以后见了她可得小心些……”

    顾轻音只觉头晕目眩,向宋大人知会了,匆匆出了敞轩。

    粽子有言:

    对不起各位亲,昨天又没更-_-

    今天看到了不好的留言,当然,更多的是支持粽子的留言,谢谢o

    粽子想说的是,不管怎么说,都会按照之前定好的文章架构和思路写下去的,这一点,亲们不必担心∩_∩不会因为个别人的留言影响写作心情的

    最后,感谢所有送珍珠的和支持粽子的亲们,特别感谢送礼物的熊小喵童鞋_鞠躬~

    第11章 女官之争

    月色如水,照在这方湖心小岛上,在水汽氤氲中化为一片乳白的朦胧。

    顾轻音深吸了口湿润的空气,肺腑间的积郁久久未散,她站在岸边,望着被烛火映衬的幽深璀璨的湖水,她明丽清亮的眸中亦是星星点点,忽明忽灭。

    “轻音,你在这里。”一记男声打破了她的沉思。

    阮皓之从暗影里快步走出来,面带忧色,“我一直在找你。”

    顾轻音看着他,一时有些恍惚,“阿皓,你……有事?”

    阮皓之轻扶住她的肩,“轻音,我担心你,你没事吧?”

    顾轻音摇头掩饰,“会有什么事呢?我不过是觉得里头闷了,出来走走。”

    阮皓之看着她清艳的容颜,与她并肩站在岸边看景,两人一时无话。

    湖边阵阵轻风将两人的袍服微微扬起,发出轻微的丝帛摩擦之声。

    许久,阮皓之终是忍不住,“轻音,你与韩相相熟?”

    “为什么这么问?”顾轻音回头与他对视,“他是堂堂丞相,身居高位,我不过是一个刚刚被提拔为从五品官职的副史而已,我与他相熟?笑话!”顾轻音说到后来,隐隐有些激动。

    阮皓之一怔,低声道:“但他对你的态度……而且,那么多官员都在议论,我也以为……”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顾轻音打断他。

    阮皓之上前想要拥住她,却被她挣开了,“你走吧。”

    阮皓之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离开了。

    这一切,都落在不远处的一双幽深冰冷的黑眸中,他静静看着,薄唇微扬,阮皓之吗?

    三五个六品女官结伴而来,一路说说笑笑,她们很快看到了独自站在湖岸边的顾轻音。

    “呀,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鼎鼎大名的顾大人。”当先一名女官身材高挑,鹅蛋脸,细长眼,正是与顾轻音同期入仕的秦英兰。

    后面几名女官听她这么说也都附和着笑起来。

    顾轻音寻声望去,冷冷的看着她们,这几人当中她就认识秦英兰和较为矮小的王幽芬,其他几个都是生面孔。

    秦英兰看着她的神色,心底一怵,很快又镇定下来,道:“哼,装什么清高?我知你素来瞧不起我们,可这就是女官的命,当了女官,就得认命。”

    一旁的王幽芬拼命拉她的衣袖,被她一把甩开,冷怒道:“怎么,不让我说?我偏要说!没错,我们是被那些男人们圈养着,替他们做事,陪他们睡觉,才勉强保得住现在的官位。如果你,顾轻音,不是出生大家,没有那个爹,你以为你现在会与我们有什么不同!?”

    顾轻音脸上血色尽褪,一个字一个字道:“秦英兰,我们是女官,替朝廷做事,拿朝廷俸禄,理当为朝廷效力,而你所说的……与官妓又有何区别?别平白侮辱了这

章节目录

女官韵事(1-15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肉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肉粽并收藏女官韵事(1-15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