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宿猜不透霍老爷子如此安排的用意,不过,请帖既已送来了,看青词的反应,他没有不去的打算。于是,林宿顺势做出了一个合作邀请。

    林宿笑道:要不要和我的红包合伙?

    没问题,你要怎么决定都好。青词答应的爽快,反正他单独送红包和林宿的红包金额翻一番效果差不多。

    但区别在于,共同送礼时,林宿和青词的名字写在一起。

    青词认为这种感觉貌似挺不错。

    他和林宿的关系不是不可告人的秘密,也从没想过要躲藏遮掩,这段感情对青词林宿不是威胁,而是温馨的恋曲。

    林宿把素描本放在一旁,确如青词所说,他此刻缺乏灵感实在没必要苦苦逼得自己那么急。玩具店的推广,宁缺毋滥。

    他看了一眼时间,思索再三:去看望一位朋友如何?

    青词略微奇怪,但他没多问,点头答应了,与林宿一道出了门。

    路过花店时,林宿停下车,他让青词等他几分钟,之后他进入店内挑选了两束白菊,他很快返回车内,把其中一束白菊交给了青词。

    见到花束,青词马上懂得林宿所说的那位朋友是谁。他不确定,林宿的情绪是否能够平静。

    对于青词的忧虑,林宿扬起一抹笑:说起来,我们早该去看他。我们能在一起,他功不可没,怎么也该感谢几句,对吧。

    别勉强自己就好。青词说道。

    林宿微笑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之前,他好几次想去,可都忍住了,他怕自己会哭,会心痛到发病。

    现在有青词陪在他身边,林宿的头痛和呼吸困难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他意识到,过去的残余问题,应当正视。

    车停在谧宁墓地外,林宿手里握着花束,沿着石阶一步一步慢慢的往上走。

    张昕为儿子挑选了一处不错的安身之地,四周的视野开阔,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这里非常安静,远离了聚光灯下的喧嚣。

    林宿相信尚雨泽不喜欢这般寂静,尤其是在尚雨泽的心愿尚未的达成之前。

    林宿盯着墓碑上的照片,酸涩的心情顷刻涌起来,泪水在眼眶打转。他告诉自己,别哭,他还活着,不要再为自己伤悲。

    他的上辈子结束得相当突然,走到那一步,他不愿再去议论别人如何,他的结局很大部分原因出自他本身,他没能坚定的守护自己的生活。

    林宿弯下腰,把白菊放在墓前,他声音有一丝沙哑:我来看你了。

    说完这句话,林宿往后退了小步。随即,青词也将手中的花束放在了墓前。

    青词回国后来看望过尚雨泽,得知林宿是尚雨泽之后,他有时也会过来看一看这位逝去的朋友。顾及林宿的情绪以及林宿当前的不利处境,青词没告诉林宿,他为尚雨泽扫墓。

    这是青词第一次和林宿一道来看望尚雨泽。

    看望这位属于他们两人的重要朋友,意义不同寻常。

    青词望着冰冷的墓碑,冬天了,躺在这儿的人却再也不会感到寒冷。他静静说道:你说要来见我,让我到机场接你,可是,你没有赴约。所以,这一次,换我来见你。幸好,我找到了你。

    林宿偏过头看着青词,青词的眼中多了一丝悲伤,似乎沉浸在那段尚雨泽逝去的黑暗岁日。

    林宿伸出手,牵住青词的手,手指相扣。下一秒,林宿感到青词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

    尚雨泽走远了,但他还在这儿。

    那时,我特别伤心。青词话语很轻,难过的受不了。为了不让舅舅担心,我在家从不敢表现自己的痛苦,把自己关在工作间,一直一直不停的雕刻。

    对不起,我没能遵守约定,按时赴约。林宿说道。

    青词摇了摇头: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如果我早点了解你的真实生活,早点倾听你的苦痛,而不是仅仅听你讲诉生活中的快乐,那么我还有机会提醒你身边的危险。

    哪怕,这样的提醒无法扭转尚雨泽的命运,但至少青词不会对自己什么都没努力过而后悔,后悔自己没能争取尚雨泽的生命。

    林宿明白青词对他好,可有些事,需要自己醒悟,别人帮的了他一时,帮不了他一辈子。

    彼得,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挑选的人。林宿徐徐说道,肖恩是一个好男人,我会好好珍惜。连同你的那一份,加倍奋斗,完成我们的心愿。

    林宿走近了两步,他一手握着青词,一手轻碰墓碑的照片,坚决说道:我答应你,这辈子不再活得那么无力,不再让人肆意夺去生命。你放心,我会照顾妈妈,不让人欺负她,你丢开心底的不甘和怨恨,安心的休息,一切有我在。如果你有时间,托梦告诉妈妈,放弃那个男人吧,不值得。

    说完这席话,林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冬风很冷,青词的手很暖和,林宿的心分外平稳。就算他撑不住未来的一切,但他知道,有一个人在他身边一直支持他。

    这样的信念足够他坚持不懈的往前走,不放弃。

    第43章

    刘馨婚礼的当天,林宿和青词当真一起送了一个大红包。两人的关系明显到一目了然,不掩饰,不做作,随便别人怎么议论。

    和青词在一起,林宿感到十分轻松。

    回想之前,曾经的林宿与吴衡结婚之后一直隐隐藏藏。林宿实在不懂,这种婚姻关系,吴衡不停在回避,显摆一下自己幸福的心思都没有,原来的林宿苦苦坚持那么久到底有什么意义。

    好在那些日子已经成为了过去。

    婚礼的举办地址定在情缘大酒店,今天的酒店整个张灯结彩,喜庆非凡,配合刘馨和杰西的中式婚礼风格。

    杰西个子很高,长相算不得出众,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浅浅的酒窝,谈吐大方得体,给人的感觉亲切随和。

    新人是今天的主角,十分忙碌,林宿与青词上前送了祝福话语,随即退到一旁休息。

    外孙女的婚礼,霍老爷子心情大好,和宾客们聊得分外开心。

    婚宴现场的宾客有富商有政客,林宿几乎都不熟,不好上前搭话,于是他抓住青词在旁边透透气,聊聊天。

    林宿有心在刘馨的婚礼过程中找些创意灵感,可惜看来看去,看的眼花缭乱。元素越多,越不懂如何取舍。

    幸好婚宴也邀请了青词,林宿现在才稍微感到不那么无聊。

    他暗自猜测,不仅是青词和他走的比较近,兴许霍老爷子顾及林宿与其余的宾客不太熟,而婚礼又十分忙,刘馨也好,霍老爷子也罢,多半抽不出时间来搭理林宿。

    与其让林宿一个人在婚宴闷闷转悠,不如找一个林宿熟悉的人陪一陪林宿,两个人好歹能够彼此有个照应。

    况且,尽管青词不怎么提及父亲家里的事,但林宿或多或

章节目录

重生之手工玩具店(重生之玩偶人生)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壹小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壹小糖并收藏重生之手工玩具店(重生之玩偶人生)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