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炷清香 一排牙印

作者:时伊字数:3034更新时间:2022-10-25 17:14:18
  看着陈夫人一改先前模样与王姨娘你来我往,苏瑶惊讶的盯着两人来回瞧,且未察觉此刻看戏似的模样很是失礼。被人盯着看的王姨娘虽面上依旧,但心中怒火与着急正无处可发,话锋一转,将话题带到苏瑶身上。
  「苏姑娘,方才见你跟夫人聊的很是愉快,惹的妾身万般好奇,不知姑娘方才在聊些什么?」本就状况外的苏瑶,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脑子一片空白,刚才聊的太过忘我,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何出现在此,这一问到是让她想起似乎忘了正事,随口一说「我⋯⋯忘了,不然⋯⋯你问问夫人?」
  从方才谈话里陈夫人便明白苏瑶是个性子直的人,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也极为直接,所以当王姨娘在苏瑶这吃了闭门羹后,她忍不住笑了,但也没让王姨娘乾晾着随即接过话帮苏瑶解围,简单交代着事情经过。
  虽经段离分析,林县令估计没什么大事,但陈夫人心中依旧有些不安,为了消磨时间这才有了与苏瑶话家常的一幕。至于前来打探消息的王姨娘纵使心里有数,可当亲耳听闻世子妃昏迷时仍旧有些无措。
  见王姨娘面色苍白陈夫人便出言宽慰让她别太担心,可王姨娘脑中思绪纷乱哪听的进旁人的劝解。各种情绪涌现的王姨娘尤为愤恨当即低头掩面而泣,掩面的双手下是狠毒的眼瞪着一旁的段离。
  这齣戏至此差不多该到一个段落,段离起身告辞带着苏瑶离开前厅。厅堂内,王姨娘瞪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中满是算计。苏瑶一路上嘰嘰喳喳的说着对后院妇人的感想,边感叹现代对于女性还是相对宽容。
  苏瑶沉浸在伤春悲秋的情绪中,丝毫没注意到身旁的段离面色有异,尤其是当她提及现代时,他的眼中闪过一道暗红的光。
  如段离所料当日下午林县令便平安归来,只是任凭陈夫人如何旁敲侧击,县令就是绝口不提何故进宫。虽然陈夫人心中存疑,但老爷完完整整的回来便也就宽心了。
  自林刚回来后,苏瑶的小日子有显着的提升,除去原先本就比下人优渥的份例外,苏瑶居然被告知还能领月钱。这让不受拘束的苏瑶更加随心所欲,时不时带着月钱上街间逛。
  时间一久苏瑶发现每回上街,段离总能找到她要求与她同行,更气人的是段离每回出门都不带银两,就乾巴巴的盯着苏瑶不说话等着她付钱。苏瑶终于意识到吃了大亏,盯着桌上乾瘪的荷包,埋首吃着婢女送来的糕点生闷气。
  直到段离进门苏瑶头也不抬依旧气鼓鼓的消灭眼前食物,相处多日,段离早已熟知苏瑶脾性,知晓苏瑶这是有所不悦,暼了眼桌上的荷包随即明白苏瑶气从何来。
  照理说,这时苏瑶十有八九定是上街去,可如今却独坐房中吃东西生闷气,加上在意钱财不露白的苏瑶居然随意将荷包置于桌上,思及此段离笑了,这丫头生气还能再明显点吗?像是深怕别人不知道她在生气。
  注意到段离进门不说话却笑了,这下苏瑶真的动怒了,此举无疑是在她的无名火上添一把柴。罪魁祸首上门非但没有丝毫歉意还直接嘲笑,这叫她如何能忍,气的拍案而起,打算好好教育眼前人,可话到嘴边硬是吞了回去。
  原因无他,只见段离拿着她的荷包在手上掂了掂,原本乾瘪瘦小的荷包似乎在她生气埋首奋战时,也进食了还长胖了。见苏瑶两眼放光盯着荷包瞧,段离明白这是拿捏住她的小毛病了。
  苏瑶这头日子过的舒坦,却不知披着林茹皮的李妞儿,正努力与护国公府上上下下打交道扮演得体的世子妃。
  虽然不知李妞儿是何意,但在她向赵映坦白后他依约未让世子妃甦醒的消息传出,直到三日后,在李妞儿授意下世子妃甦醒的传闻才传遍府中。
  成亲后,本该于由世子带着新妇去向家中长辈请安,本意是为了让新妇与家中成员相互认识,但因新妇无故昏迷便少了这环节,使得她甦醒后看着一波又一波上门关切的陌生人,一时之间礼数也难以周全。
  好在赵府人丁简单且有赵映从旁协助,这才避免闹出更多笑话。李妞儿此时尚不知这人口简单的高门大院藏有多少腌臢事。
  甦醒的世子妃身体日渐康復,她修养时就属周姨娘最为上心时常亲自前来探望,每次探望都备了不少补品上门总说「心意不能免」。此外府上的二位小姐——赵萱、赵芷不时上门话家常,就怕她在府中呆的不习惯。
  面对如此热情的夫家人李妞儿有些不适应,也正是这份不适应让她总觉得有异。
  照理说,赵映为嫡出世子,身为母亲的孙夫人对于儿媳出事,于情于理都该表示些关切,但奇怪的是,除了昏迷时曾派人前来关心甦醒后派人送来补品外,再也没有任何举动。可要说孙氏贵为夫人有其架子似乎也并无不妥。
  至于周姨娘三天两头就往这跑,不是送补品就是送饰品丝毫不像是一位姨娘该做的。但要说是周姨娘为拉拢世子妃才如此殷勤似乎也说得过去,可感觉终归是无法以言语道断。
  撇开长辈的关切,两位小姐的性格也再一来一往间逐渐清晰。
  虽然虽两位小姐上门各有各的道理,可赵大小姐——赵萱,探访几次便显露本性,对赵映娶的正妻,是庶出且小门小户颇有微词深觉坏了脸面,话里话外尽是贬低人,好似能成为世子妃已是莫大的荣幸,能跟她沾亲带故便是恩赐,所以即使话说难听对方也只能乖乖受着。
  如此这般的娇小姐,李妞儿丝毫不受影响面上依旧和气,不管话说的如何难听该有的应对仍在,剩下权当狗吠毫无影响。
  相较之下,赵二小姐——赵芷就显的得体多了,不但待人有礼且处事圆融,几次上门未曾有过小姐架子与姑嫂间的各种言语敲打,只有轻声的问候与关心,一切大家闺秀该有的举止、风度一样不少。
  在略显不协调的氛围下日子不紧不慢的流逝,本该在成亲后举行的庙见礼,终于在世子妃康復后提上日程。仪式当日世子率新妇前往宗祠,以祭告祖先此女正式成为家中成员,怎料原本顺利的仪式却出了乱子。
  点香递香的婢女在轮到为世子妃点香时,烛火像是有意似的直闪躲,使得婢女无法点着手中的香,就算压低靠近烛火,碰到香的火苗好似遇水般熄灭了,眾人见状虽没多言可心思却异常活络。
  此时世子突然上前将手中的香交给一旁的世子妃,随后等着婢女再点一束香,原本微弱的烛火变的异常旺盛,不多时婢女便点着手中的香。
  见问题解决能顺利祭拜,大伙便将这一插曲拋之脑后,不料意外却再次发生,当世子妃将手中的香插进香炉时,祖先牌位不约而同的全往下倒。
  一场庙见礼意外频发,这次连始终面带微笑的孙夫人嘴角也有些掛不住,国公气见状更是气的道声「晦气」便拂袖而去,赵萱则毫不掩饰的面露嫌弃。眼看一场庄重的庙见礼因不可言说的原因草草收场,世子难免心中有愧,先前未能护李妞儿周全,如今换了身份仍让她遭人非议。
  世子不明白祖先怎么想,也不确定是否是祖先指示还是有人有意为之,但能确定的是,这场风波加深他的愧疚。
  当晚,孙夫人提了由头让世子妃跪在宗祠向祖先懺悔,这一夜,宗祠内传来阵阵凄厉的惨叫,只可惜宗祠地处偏远并未有人注意,除了深夜前来探望的世子站在宗祠门前,直到屋内的没了声响最终神色复杂的转身离开。
  宗祠内的世子妃回身望向门边渗人的惨叫没了动静,世子妃舔了舔牙槽,嘴角一抹鲜红依稀可见,一名红衣女子的身影若隐若现,身后的先祖牌位则不知何故黯淡了几分。
  因故让世子妃前去跪宗祠的孙夫人,则是与国公爷大吵一架挨了耳光,才将气出在世子妃身上。
  翌日,一觉醒来起身梳妆的孙夫人见铜镜中的肿胀脸颊,抬手触摸当即注意到脖子上多了一排牙印,一时间气的全身颤抖,她倒不担心牙印从何而来一心认定是国公爷没完没了,却不曾想两人昨夜争吵后分房而眠,仍就虚弱的国公爷又该如何在不知不觉下咬她。
  孙夫人见张嬤嬤上门连忙平復情绪端起架子,却听闻跪在宗祠一夜的世子妃,一早被世子遣去迎接的婢女黄莲发现倒卧在地昏迷不醒,这消息让本就憋了一口气无处发的夫人举止失态,盛怒下摔碎了手中的玉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