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次意外 一场法事

作者:时伊字数:3097更新时间:2022-10-25 17:14:15
  苏瑶放下心中大石,终于意识到自己与段离回到林府,想起先前种种,想瞭解事情全貌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这次苏瑶学乖了开始跟段离撒娇,想着态度好些他便不好拒绝,可不论她怎么哄,段离只是满脸笑容的任由她旁敲侧击始终不为所动。
  面对撒娇的苏瑶,段离不是没有动摇过,只是内心考量与私心使然,他不想苏瑶牵涉过深知道太多,毕竟这事不一定能有好结局,其次,能让小兔子一直撒娇何尝不是种享受。
  段离见天色已深,拎起围他转的小兔子就往床上塞并将被褥盖上,把人裹的严严实实好让她不再乱动,随即往旁边一靠闭目养神。
  苏瑶被塞进被窝后奋力挣扎试图起身抗议,可不知是时间已晚还是睡意突袭,闹没两下便沉沉睡去。
  夜里段离睁眼起身离开,临走前确定苏瑶已熟睡才向后院走去。不起眼的院落地处偏远,不似星火点点的主院反倒灯火通明,一位身穿道袍的术士手持木剑站在院落中央,周围插满火把身前摆着祭坛,一位妇人站在不远处的廊道神色凝重紧握身旁婢女。
  躲在暗处的段离见时机成熟悄悄打了响指随即翻身离去。就见祭坛上的香炉像是被人掀翻,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挥舞木剑的术士像是遭人重击,脚步不稳只能以木剑支撑身体,随后口吐出鲜血缓缓倒地,妇人见状慌忙吩咐婢女上前察看。
  「姨娘!姨娘!人⋯⋯死了!祭坛⋯⋯祭坛上有字!」婢女像是受到极大惊吓瘫软在地,妇人听闻只能壮着胆子上前。「我回来了」洒满桌面的香灰,像是被人刻意书写留下四个潦草的字,妇人见状吓得当场昏厥。
  新婚当晚,赵映与李妞儿规规矩矩的躺在床上彷彿两根并排木头。脑中思绪纷乱使得赵映迟迟难以入眠,不久前赵映终于哄好成了「林茹」的「李妞儿」,虽说认出此「林茹」非「林茹」但也仅此而已,李妞儿始终未向赵映透露为何成了林茹。
  一个不问;一个不说,彼此极有默契的避开此话题,可赵映不问不代表不关心,恰恰因为关心不知如何开口;李妞儿不说不代表有意隐瞒,而是不知该不该让赵映牵扯其中。心思各异的两人即使同床也未能察觉对方心思。
  直到深夜,赵映察觉身旁的人似乎没了动静连忙转身察看。只见枕边人一脸安详彷彿早已熟睡,赵映却察觉异样,床上的人胸膛未见丝毫起伏,赵映伸手探了探鼻息「没气了?」心中不安加剧正打算喊人时对方睁眼了。
  「睡吧,没事。」赵映一语带过翻身而眠,方才枕边人睁眼时赵映看到对方眼中的鲜红的泪,他便知道李妞儿还在,这便已足够。
  日上三竿,特别能睡苏瑶仍旧睡的香甜,与府中混乱相比苏瑶房里过于寧静,僕役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前厅着急等候的陈夫人亦是如此。
  段离待在苏瑶房内间的发慌,时不时逗弄熟睡的苏瑶。「啪!」像是忍无可忍一巴掌搧去,换来一声响亮的巴掌声。苏瑶睡眼惺忪全然不知刚刚搧了什么,只知道几次的搔痒让睡意全无。
  苏瑶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百般不愿的睁眼,模糊的视线总算注意到坐在床边的段离,正活动着微微泛红的手笑瞇瞇的看着她。
  苏瑶立刻清醒不少,因为这笑容她昨天才见过,正是拦下她不让她去护国公府时的表情,她明确知道段离现在心情欠奉,其中原因十有八九是因她而起。
  苏瑶赶忙上前安抚段离,她发现这事是越做越上手,正当段离享受着苏瑶的哄人服务时,一位小廝前来通传,表示陈夫人已等候多时还请段离移步前厅。
  苏瑶自认回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听到动静赶忙躲在视线死角。段离见状屏退小廝将角落的苏瑶拎了出来,「躲什么躲?」颇为不解的问。
  被拎着的苏瑶低头小声说出心中顾虑,话音刚落,头上便传来笑声,像是憋不住笑索性笑出声,随着笑声越来越大苏瑶抬头看着大笑的段离满是不解。段离缓过劲后牵着苏瑶就往前厅去,躲在廊道暗处的婢女见状连忙回去稟报。
  王姨娘听婢女亲眼见苏瑶步出房门心中更加不安,想着「本该嫁进护国公府的丫头怎么转眼还在府上,不好!」想通问题的王姨娘带着婢女直奔林茹房间,不料本该在房里的林茹却不见踪影。
  先前林茹因病久在屋内修养,爱女心切的王姨娘特地于林茹出嫁前三日去庙里上香祈福,不料回程因事耽搁致使回府时听闻仪式已成,虽未能赶上林茹大婚然因缘际会下,王姨娘与一位法师结缘且求得法师为林茹作法祈福,并得夫人恩准于当晚作法祈福。
  明面上,王姨娘所做的一切合乎情理,只因种种变故无法在林茹出嫁前见上一面。然而背地里,王姨娘仍想偷天换日。
  起初,王姨娘透过娘家人打听消息,意外发觉苏瑶不但与李妞儿长的相像,某些条件也吻合心生一计找人带话给苏瑶,其中不知哪出了差错苏瑶并未得到消息,反倒段离得知后找上门想一同合作。
  然而王姨娘并不信任段离,可当她得知段离带着苏瑶上门与陈夫人会面后,夫人随即决定让林茹嫁进护国公府,王姨娘便知没了退路,纵使她有的是办法让夫人打消念头,她仍不敢拿林茹去赌。
  王姨娘虽暗中把持林府多年,早已成功架空陈夫人,可明面上,她始终是夫人、是正室、是主母,有着决定子女婚配的权力,加上林刚对段离的赏识让王姨娘又多一分顾忌。
  林茹虽是王姨娘所生为庶出,但王姨娘总想尽办法让林茹有嫡出的待遇,林茹的嫡姐林玥有什么林茹一样不少,对她来说林茹就是软肋。此外,自段离出现后王姨娘总感觉这人并非善类,故而在未摸清对方底细前只能妥协。
  当日,王姨娘与段离达成协议让苏瑶代替林茹嫁进护国公府。
  对王姨娘来说,苏瑶是不是死而復生的李妞儿并不重要,就凭苏瑶有着与李妞儿相像的面容,只要苏瑶嫁过去随后她一死,便能让林茹替回来,至于她的死只要顶上她是李妞儿名头,时间一长,谁还会记得谁是谁,又有谁会在乎所谓的真相。
  回想上次,设计李妞儿嫁入护国公府并非如李妞儿所知为了林茹替嫁,其实一开始定下的就是李妞儿,替嫁不过是对李妞儿的说词。怎料上次随口瞎诌的话居然成真,不过好在苏瑶长的跟死去的李妞儿一样到也不难收尾。
  王姨娘之所以篤定苏瑶会死,不过是因为她背地里留了一手,从让林茹对外称病便有其他准备,为免节外生枝这些准备从未向段离提及。从出城上香祈福、回程遇险、偶遇法师全是藉口,为的是光明正大的将「法师」带回好操办「祈福法事」。
  自王姨娘回府请人作法开始事情就出现偏差,先是法师作法意外而亡留下诡异的香灰,再到本该替嫁的苏瑶现身府中随意走动,如今本该在房里的林茹却消失无踪。
  此时王姨娘终于意识到进嫁护国公府可能是林茹,而当晚自己却在操办「祈福法事」——一场并非祈福而是同上次一样是为他人所办的法事,只不过先前并无人知晓,而此次纵使旁人知晓却不清楚真实用意。
  倘若当时有人围观不难发现违合之处,像是祭坛上的香炉倒插着一大把到未点着的香,一旁的贡品也非常见的三牲四果,而是红纸、白纸各自包裹着东西,放在香炉两旁。
  事实上,这场法事本就不是为祈福而设而是为偷活人阳寿,红纸与白纸各自包着偷人者与被偷之人的指甲与毛发,倒插在香炉上的香则是欲偷之寿活。
  当时未免夜长梦多,王姨娘心一狠命婢女将买回来的香全数插在香炉中,虽然法事最终出了意外法师已死,但王姨娘无法确定此事是否会影响林茹,思及此,双腿一软瘫坐在地面如枯槁,一想到有可能害死林茹就对死去的法师充满怨恨。
  段离带着苏瑶来到前厅,听着陈夫人絮絮叨叨说着府中难题,言词间充满着急与无助。昨日县令嫁女特请恩准休沐,可今日一早一道圣旨让林刚这小县令进宫。县令前脚进宫不久,后脚护国公府便传来消息「世子妃因不明原因陷入昏迷」吓得陈夫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氏虽身为县令的夫人可生于小门小户,因早年父亲有恩于林县令才嫁入林家,随后诞下一儿一女,如今长女林玥早已出嫁,次子林琋则远赴外地求学,而庶子林蔚则因早年从军长年驻外,至于王姨娘因昨晚的法事这会儿仍在休憩,更别说胆小怕事的秦姨娘早已多年不理府中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