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身白衣 一段往事

作者:时伊字数:3074更新时间:2022-10-25 17:14:11
  面色略显憔悴的男子正执笔书写,远处突然传来极大的动静,一心专注在笔下的男子微微蹙眉,正打算唤人询问外头情况,就见两名女子踹开房门来势汹汹。赵映起身屏退后头追上来的下人将门关上,转身回屋后主动请两名女子入座。
  这一刻,苏瑶发觉赵映看的到李妞儿,想当初她进护国公府后,可是过了好一阵子才发现旁人无法看见李妞儿,可这人却又看的到又是为何?此时李妞儿的猜测得到证实,方才进门时赵映明显闪过她是刻意为之,原因无他,赵映能见着她。
  落座的两人神色各异,苏瑶对于赵映能看到李妞儿感到惊讶,此外,他似乎也注意到旁人看不见李妞儿却未见他神色有异,对于这样的观察力与定力苏瑶深感佩服。而端坐一旁的李妞儿则依旧面无表情。
  赵映见两人落座便斟茶送至二人面前,向苏瑶询问来意,言语间礼貌且周到好似贵客上门探访,而非有人破门闯入。其实早在两人进屋时,赵映便默默观察两人,直到二人落座,这才确定旁人看不到李妞儿,这会起头询问苏瑶也是情理中的事。
  但一同前来的李妞儿却不这样想,发现名义上的夫君能看到她却不同她搭话,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怒火中烧,正想拍案而起便听到苏瑶细如蚊蚋的声音「你还是问她吧,我就是来给她壮胆的。」说完也不管赵映有没有听见便低头玩手指。
  房中三人心思各异,原先怒火冲天的李妞儿听闻苏瑶的话后,一时半会也不知从何开口。原以为找对方向的赵映却吃了闭门羹,思索着该如何是好。至于苏瑶,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鲁莽并为此感到难为情。
  「我是李妞儿,替林家小姐嫁进你们家给你冲喜,算是你过门之妻。」李妞儿率先开口眼眸一亮,一道声音传入赵映脑中,简短的表明来歷后就等着赵映接下去。
  不料方才周到得体的赵映此时却愣住了,彷彿无法理解李妞儿话中含意满是不解「姑娘是⋯⋯在下已过门的妻子?」一句疑问彻底让李妞儿克制不住脾气拍案而起,她这条命因他而丢,但眼前人却丝毫不知情这有多讽刺。
  苏瑶见状连忙拉住李妞儿,使其坐回原位随即大声叫骂「你个死渣男!怎么?病好了!能动了!娶进门冲喜的妻子转头就忘!别跟我说你失忆了!这样的老梗你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你个渣男!」说完拉着李妞儿往外走。
  赵映见状赶忙上前解释「姑娘,你误会了。我真不知道自己已娶妻,更别说认识这位姑娘了,之前因病昏迷两月有馀。不久前才康復,得以下床走动,这期间发生何事全然不知,还请姑娘息怒阿。」边说还不忘稍做阻拦,好让苏瑶二人能听到他的解释。
  这下再次换苏瑶尷尬了,刚才一时衝动把人骂的狗血淋头,如今一听似乎是误会了。拍桌的李妞儿怎么想苏瑶不知道,但眼下苏瑶就想找个洞鑽进去。好在另外两人皆未将注意力放在苏瑶身上,李妞儿听完赵映解释后楞在原地,赵映则满是自责。
  早先听闻府上来了两名女子,赵映并未将其记掛在心,加上府上下人都有意回避关于两人的消息,这让早就习惯听安排的赵映,直接忽略两人的存在。
  直到对方找上门,赵映都还有些不知所措,可从小礼教约束让他只能不动声色的观察来人,以免失了该有的风度与体面,不曾想前来的女子中会有他的过门之妻,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位妻子似乎不是人。
  都说冤有头债有主,即使赵映不知情但他隐隐觉得事情因他而起且与他有关,这让自小熟读圣贤书的赵映很不是滋味。
  「这位姑娘,能说说我俩的渊源吗?」赵映鞠躬作揖语气诚恳,彷彿是名虚心求教的学子,一旁的苏瑶多少被赵映的态度触动,此外苏瑶也万分好奇李妞儿的回答,盯着李妞儿看等着她反应。
  此时楞神的李妞儿回过神将过往曾经娓娓道来。
  从一开始主家决定靠冲喜攀关係,到决定找人替嫁,再到决定替嫁人选,一切看似合情合理、顺理成章。而替嫁人选也因李妞儿身形、年纪等理由,成唯一人选,但她总隐约觉得有些原因不如表面这般。
  可不管李妞儿如何旁敲侧击,试图从旁人嘴中得知实情,无一例外,所有人的回答都是「别多想,嫁过去就是了。」也从那天起,周围的人对她的态度有了明显改变,全都意无意的避着李妞儿直到出嫁当天。
  成亲当日,李妞儿所在的房间只有一位嬤嬤来过,简单交代流程随即匆匆离去,独留李妞儿一人在房中准备所有事宜,不论是梳妆还是穿衣全由她独自完成,直到一切备妥后仍不见其他人。
  其中弔诡的是,李妞儿打从确定替嫁,身体就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府中的人像是不甚在意;又像是不想惹麻烦,自始至终视而不见。最终,李妞儿在成亲当日陷入昏迷,再后来,到了奈何桥,摔了孟婆汤,成了不愿投胎的厉鬼。
  从始至终,李妞儿都只是想要个答案,她以为只要找到赵映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可偏偏赵映对此毫不知情,而知情人不用想也知道不会轻易透露,思及此,血红的眼再次流下鲜红的泪。
  一双温暖的臂膀轻轻搂着李妞儿,一隻手顺着她的背轻拍,头上则传来苏瑶大喊的声音「渣男!看什么看!不会去找手帕阿!楞在那干嘛?没看过小仙女哭泣阿!还不快去!」被苏瑶搂着的李念儿情绪逐渐平復,虽说常不明白苏瑶说的话,但苏瑶对她的好却是实实在在感受的到。
  赵映慌忙拿着帕子上前,一时间不知该将帕子递给谁而略显侷促,苏瑶见状又是一顿吼「你干嘛呢?发什么呆阿?等人吩咐阿?不会看人眼色阿?手帕拿来了不给妞儿?难道要自己用阿?」这下到好一连串的问题彻底把赵映问傻了,他不明白先前柔柔弱弱的姑娘,怎么转眼就成母夜叉。
  「哈哈哈!」在苏念怀里的李妞儿再也憋不住笑意放声大笑,这一笑倒是成功化解赵映的窘境,但也成功吓到在场的两人,毕竟厉鬼发笑除了瘆人外也没别的用途。
  原先还在大声叫骂的苏瑶不见踪影,李念儿低头一看,就见苏瑶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至于先前傻楞的赵映这次是真吓傻了,直接晕了过去。
  略显尷尬的李念儿将苏瑶扶起,随即把晕倒在地的赵映弄到床上盯着苏瑶发愣。坐定的苏瑶拿起桌上的茶杯喝茶润喉,注意到李念儿目不转睛盯着她看,随手倒了杯茶递给李妞儿顺势说起她的想法。
  苏瑶觉得回林府这样直捣黄龙不太现实,虽说看别人穿越似乎都能平步青云,不然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经过前几次失败经验,比如直奔赵家结果受制于人;直闯赵映房中也未见成效,最终还是没有半点收穫。
  这下苏瑶确定她没有别人那样的金手指,更别说聪明的头脑,除去身边这位厉鬼美人,什么也没有,所以苏瑶决定先想办法离开这,找个地方落脚,之后的事从长计议。
  「我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也知道该想办法找突破口。可这里我人生地不熟,说是找地方落脚,但现在能不能找到办法顺利离开都不知道。你们古人约束好多,行事准则一堆,价值观也不同,我简直格格不入。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这,本来想好歹能帮你,可到现在没一件事情办成的。」
  李念儿瞅着原本自信满满的苏瑶,话越说越小声,最后开始自暴自弃。「离开,我有办法。」李念儿说着再次伸手摸了摸苏瑶的头,像是给狗顺毛般有规律的顺着。
  被治癒的苏瑶当即满血復活,想着既然有办法离开那就宜早不宜迟,拉着李妞儿就往外走,此刻苏瑶觉得妞儿就是她平步青云粗大腿。来到门口的两人,还未推门就见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一眾僕役堵在门口手里拿着各式工具,儼然一副地皮流氓的模样挑衅叫嚣着。
  如此阵仗让一向奉公守法的苏瑶吓的躲在李妞儿身后,门外一眾僕役见状以为是威吓起到作用,变本加厉想上前拉苏瑶,可还未碰到苏瑶人就莫名其妙的飞了出去摔在院落中央。
  原先还在旁叫嚣的其他人见状顿时噤声,先前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苏瑶抓紧机会大摇大摆的步出房门,堵门的僕役纷纷向两边退去。倒卧床中的赵映听到房外动静渐渐转醒,侧头一望便是苏瑶等人离去的背影,本想起身,但想到方才一席话便打消念头继续瘫卧在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