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4.欢迎回来

作者:MoonPie字数:2325更新时间:2023-02-28 17:14:02
  他该感谢纱雾的不杀之恩,他在床上的所作所为,够她给他叁枪了!
  穆柏丞心里难受,不爱他还要对他好,这也是她母亲教给她的杀人套路么?
  他郁郁寡欢地离开穆宅,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ruby吵着要出去玩,穆柏丞便带他下楼全当散心。
  伴着晚霞他和ruby在海边散步,ruby死性不改又想去嗅美女的pp。美女们发现他的主人是穆柏丞,都主动扑到他身边陪他。
  “天啊,你主人好帅啊。”
  “竟然是穆柏丞本人!啊啊啊——我要死了——”
  ruby郁闷:妈的怎么不说他帅!哈喇子都要滴到他头上了!
  “汪汪汪!”他嚷嚷叁声,甩开一群女人。切,老子不跟你们玩了!
  ruby跑回到穆柏丞脚边。
  穆柏丞望着宁静的海水出神,回过神看到半米远站着一群花痴女人。他不爽地看向始作俑者。
  “你怎么又去把妹,我的名声都要被你搞臭了!”
  ruby呜呜叫,抬起头眼神可怜。今天可不怨他,是她们主动来勾引他。
  穆柏丞突然留意到他脖子上的狗牌,蹲下身仔细看。灰色的狗牌不知何时被涂成了彩虹色。
  “谁给你涂的?纱雾吗?”
  “汪汪。”
  他把牌子翻到反面,看到上面画着一个粉色的笑脸。
  连狗都有她的留言,凭什么就他没有!!
  遛完狗回到小区天已经黑了。那位新来的保安小哥又在执勤,看到他笑着说:“穆总,您今天有时间帮太太遛狗啊!”
  穆柏丞愣住,两秒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太太”是纱雾。
  可恶的坏女人,竟敢到处散布谣言……
  不过,绝不能让别人知道他被甩了的事……
  “她出去度假了。”
  “啊呀,那您辛苦了。工作这么忙还得回来遛狗,”保安看穆大人难得说话,赶忙凑过去想多拉呱两句:“是不是孩子也要您辅导作业啊,那您……”
  这尼玛…孩子都传出来了?!
  穆柏丞低咒,这死女人到底在外边胡说了什么!
  “我没有人类后代。”他踢了ruby的屁股一下:“只有他。”
  “啊,那祝您早生贵子哟。”
  穆柏丞神色冷淡。
  啧!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好久都没做了,正烦着呢!
  回到安静的家,只有他和ruby相依为命。以前也是这样过得好好的,可他现在却觉得难熬。
  都怪那个吵闹的小东西,总是把房间弄得到处都是噪音。导致他不习惯现在的清净。
  她何德何能竟把他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ruby往客房里跑了两趟,发现纱雾不见了。
  “woof!他叫一声,跑到沙发旁问穆柏丞要答案。
  “你找谁?纱雾吗?”
  “汪汪!”
  “她走了。不要你了。”
  穆柏丞嘴角发涩,心里不愿意承认:她也不要他了。
  ruby听了他的话,皱皱眉毛很是不解。
  穆柏丞不想颓废下去,拍拍他的狗头起身去了书房。
  坐在书桌上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决定把堆积了几天的工作处理一下。
  一直忙到深夜。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叮铃铃的开门声,ruby叫起来。
  穆柏丞神情一怔。是谁闯进来?难道是纱雾?!
  他快速起身往出走。
  奔到门口,看到眼前的人表情一怔。
  只见闵思雅蹲在门口,正和ruby抱在一起。她看到他立即起身,走上前给他一个拥抱。
  “什么时候回来的?”穆柏丞的手尴尬地僵在两侧。
  “我真的好想你!”闵思雅踮着脚搂紧他的脖子。
  “jane?”
  她松开他,望着他微笑。一双杏眼妩媚撩人。
  “当然是刚下飞机就来找你。”
  她说完俯身,朝ruby招手。
  “ruby! ehere!”
  ruby冲到她怀里舔她。闵思雅温柔地摸着它:“有没有想妈咪?”
  “汪汪!”
  穆柏丞插兜望了望他俩,随后转身去厨房准备咖啡。
  叁分钟后,两人一狗坐在了沙发上。
  “你还一个人住在这里?”闵思雅穿着一身灰色修身长裙,迭着腿优雅地坐在穆柏丞身边。带着千金小姐与生俱来的矜贵姿态。
  穆柏丞握着咖啡,闷闷地哼一声:“嗯。”
  “不问我回来做什么?”
  他抬头看她。
  闵思雅神态娇媚:“我觉得自己浪得太久了该收收心了,正好有导演找我试镜,就回来看看咯。”
  穆柏丞点头:“好。”他对她的决定一向给与尊重。
  “我这次回来不是一个人,是跟…零一起。他就住在铃兰酒店。”她注视着他,心里期待他有一点儿特殊反应。
  可他并没有。
  只是平静点点头,漫不经心问一句:“他最近去日本了吗?”
  “他每年都回去几天。今年还没回去。”
  “回去做什么?”
  “他那边有花店需要打理啊。”
  “花……”穆柏丞哽住,突然想到纱雾要嫁给花店老板的话。
  心里顿时有一万个曹尼玛奔过……
  石油大亨的儿子当什么花店老板,给他故意添堵。
  “对啊,你也知道他母亲最喜欢插花。他受了影响就开始搞花艺。”
  穆柏丞暗自咬了咬牙,放下咖啡杯冷笑道:“他倒是有闲情逸致。有那时间多陪陪你不好?”
  闵思雅看他不悦的神色,以为他是为自己烦恼,心里欢喜,漫出浅笑。
  “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她捂着领口,轻轻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大家好久没一起聚餐了。”
  “嗯。”
  她打量着他:“最近没睡好吗?看你好累的样子。”
  “工作忙。”穆柏丞不愿多说。
  她见状把咖啡杯放下。“那你早点儿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你住哪儿?我送你。”穆柏丞起身。
  “我就住你楼下,你忘了吗?”思雅跟着站起来,笑容无奈:“看来我真的是离开的太久了,你都要把我忘光了。”
  两人一起往玄关走,ruby也跟了上来。闵思雅俯身柔声对他说:“ruby,妈妈把家收拾好了,明晚就来接你玩。”
  ruby呜呜点头,舔了舔她。
  她拿起手袋,走到门口又回身望着他,心里有不舍,柔柔地说:“那晚安了。”
  如果他让她留下来她不会拒绝的,可惜……他不会那样做。
  “晚安。”穆柏丞点点头,暖声说。“欢迎回来。”
  闵思雅回眸一笑,朝他点下头,推门离开了。
  ——————
  所谓趁虚而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