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9.羽生零哥哥

作者:MoonPie字数:2413更新时间:2023-02-28 17:13:57
  作为一个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少爷,实在不明白母亲为何要带他来福利院受罪,对小女娃自然没有什么耐心。只求能早早离开好去他喜爱的地方游玩。
  之后叁年他都被母亲挟迫到此一游,一直到她去世。
  纱雾是福利院所有孩子中最得母亲宠爱的,母亲甚至有向院长提出领养的请求,不过因为手续复杂等因素最终放弃。那时没人知道她的生母是美智子,谁会想到这么精致可爱的女娃是被一位娼妇孕育而生。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在他看来制造一段恶缘要比良缘更费上帝的头脑。
  他曾一度怀疑纱雾是自己的继妹。
  万幸她不是。
  从知道她不是以后,对她的邪念就萌生了。
  “少爷。”
  穆柏丞回神,看到了端着凉茶来的林妈。
  林妈是从小看他长大的佣人,对他关怀备至。
  穆柏丞放下照片,伸手接了茶。
  林妈看到那张旧照片,坐到了他身边,用手指摩挲着照片上的人脸。
  “少爷小时候真可爱,夫人也美得脱俗。”
  “你妈年轻时和你姑姑是闺蜜,最后能嫁进穆家少不了淑媛小姐的撮合。那时我也刚进穆家不久,老夫人安排我服侍你母亲。淑媛小姐总会来找她玩,一对丽人到哪儿都惹人注目,都说穆宅是风水宝地,出了这么美的两位小姐……”
  林妈声音越说越轻,最后化成了一阵叹息。
  她指头往左移,点住站在穆柏丞左侧的小男孩。
  “这孩子是小零吧?”
  男孩与穆柏丞个头相当,穿着白衬衫,背带裤。与穆柏丞年少老成的气质不同。笑容灿烂,一看便是个阳光男孩。
  “嗯。”穆柏丞的眼神定格在那张脸上,神情有些复杂。
  “我记得少爷小时候喜欢和他,还有思雅小姐一起玩。你们叁个总是形影不离。”
  “那小子已经很久没和我联系了。”
  “搬去英国这么多年,在那里扎根了。”
  穆柏丞淡淡应一声,没有兴趣多谈。
  他喝完了茶,请林姐帮他把匣子放回3楼。自己去找老人们道别。
  爷爷和奶奶一路送他上了车。
  他从后视镜看到两位老人恋恋不舍地站在原地。知道奶奶回家后肯定会痛哭一场,因为看到他就想到了他英年早逝的父亲。
  他们把对父亲的那份爱都加到了他身上,对他来说既是荣幸又是负担。
  他要满足他们双倍的期许才能不让他们失望。
  他收回视线,带着些许惆怅返回了公司。
  李秘书提着叁个精美的礼品袋来见他。
  “穆总,您要的珠宝都准备好了。”
  “嗯。”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抬头看她一眼:“晚上帮我预定一下餐厅。”
  穆柏丞的口味很挑剔,他从小就在国外生活,对西餐的品质要求很高,最受不了不伦不类的假西餐。认定的餐厅不过几家,李秘书都很清楚在那里。
  “好的。”李秘书心里有数:“需要我派司机接西野小姐来公司吗?”
  “她还在外面玩,两个小时后你再联络她。”
  他没时间陪她散心,就勉强忍耐阿森那个小跟屁虫在她身边。
  两小时后李秘书进来,语气无奈:“抱歉穆总,西野小姐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有没有联系她的男同学?”
  “卫礼森同学的电话也无法接通。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了。”
  他沉了脸:“十分钟后还没消息就让他爸卫正东来见我。”
  阿森的老爸是海城有名的暴发户,穆柏丞知道他的名字纯粹是因为看阿森勾搭纱雾很不爽,便让人去查了一下。
  卫正东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给他捅了大篓子,此时还在自己别墅里和老婆鼓吹要在年底拿下穆氏集团度假村的合作项目。
  走运的是9分零30秒后,李秘书接到了电话。
  纱雾找到了。
  穆柏丞同她一起去捉人。
  路上他想一会儿见面先忍住别发火,回家床上再算账。省得纱雾说他脾气不好。
  到了地点一看是会所,脸马上黑了一半。
  推门进包厢,只见纱雾和阿森已经喝的东倒西歪,正站在沙发上拿着话筒撒酒疯。
  周围围了一群公主和男服务员。还有跳舞卖骚的小姐。
  服务弄得齐全,一场下来怎么也有十来万。
  阿森显然是下了血本。
  穆柏丞简直要七窍生烟。
  他退出来,朝身后保镖冷眼示意,独自回到了车上。
  五分钟后,就见纱雾被保镖架着出来。后面跟着吵闹的阿森。
  “嘤……阿森救我——”
  “纱雾别怕!我不会丢下你——”
  穆柏丞看得反胃,烦躁扯开领带。别开了眼。
  纱雾被送进来,阿森也强行坐进了车内。
  车是高档商务车。两排软座面对面。有挡板将司机和副驾驶阻隔。
  穆柏丞怕俩醉鬼吐在车上,按下隔板吩咐司机开慢一点儿。
  外面的天刚暗下来不久,天际还飘着几缕红霞。
  春末夏初的五月凉爽宜人,在海边露台吃一顿烛光晚餐再好不过。
  偏偏有人……
  他沉眉看向倒在他腿上的纱雾,肚子已经气饱了。
  20分钟后车子停在了阿森家的别墅门口。
  卫正东和夫人走出来,吃惊地看着面前的豪车。
  车门打开,醉的不省人事的儿子被保镖拉出来放到了门口。
  卫正东看到车里的男人,瞪大眼睛:“穆……穆总??”
  他冷冷望过来:“麻烦转告令郎以后不准带纱雾去会所喝酒!再有下次我就让他离开海城。”
  卫夫人看他腿上躺着个长发女孩,心下一惊。猜出状况,赶忙低头道歉:“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教子无方。给您添麻烦了。”
  穆柏丞冷漠转回头,不理会两位家长的求饶。示意司机离开。
  他抱着喝醉的纱雾回到了公寓,将她放到了客房的大床上。
  纱雾睡得不省人事,小脸酡红,嘴微微嘟起,手举起放在头两侧,睡相可爱。
  他拿来毛巾帮她把嘴上的蛋糕沫擦掉,扔下毛巾臭着脸去脱她的衣服。
  纱雾很快被剥得只剩下内衣,他起身拿来了睡裙。搂起她把胸罩脱掉。
  手拿起来又放下,最终扔掉睡裙。大掌附上了那团酥软。
  摸了两下后他把她放回到枕头上。欺身压到了她的身上。
  山一般的重量压得她在梦中叮咛一声。
  他低头轻轻吻她的唇。尝出她喝的鸡尾酒是血红玛丽。
  不知道她喝了多少,竟然能醉成这样。
  捏着她的下巴把嘴撑开,舌头窜入攻城略地,把小嘴都吸肿了她才幽幽转醒。
  怔怔地望着他,轻呼呼地喘着气。
  他见状撑起身体,给她的小胸腔多一点儿空间。
  “不认得我了?”
  他轻嘲,说着扳开她的腿……
  “羽生零哥哥你肥来了,纱雾好想你。”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