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0.危情之RubyVS纱雾

作者:MoonPie字数:2180更新时间:2023-02-28 17:13:50
  纱雾望着紧闭的房门,欲哭无泪。
  回身一看,那只狗站起来朝她走来。
  “哎!你别过来哦!你!”她激动地指着他,赶忙后退。
  ruby朝她无奈眨眨眼,直接走到了她面前。纱雾吓得抵在玄关的柜子上,伸手脱掉脚上的拖鞋。做出防御状态。
  ruby将前腿抬起,一个漂亮的跳跃,将放在玄关柜上的狗绳拿下来,含在嘴里朝她摇尾巴。
  纱雾看他愣了愣。“我不会栓狗啊!”
  “汪!”ruby叫一声,把狗绳放她身上。
  纱雾看他没有咬她的冲动,扔下拖鞋。缓缓把狗绳拿起来。
  ruby自己把头套进去,很快穿好。
  “汪汪!”他用爪子按她一下。
  纱雾伸手帮他把胸前的卡扣扣好。
  ruby凑到她面前嗅了一下,纱雾吓得捂住脸。
  他呜呜低吠两声,低头咬住她的睡衣将她往门口拖。
  纱雾叫起来:“啊——不要!!”
  她被他拖到了门口,ruby自己跳起来打开门,纱雾见他来真的。赶快爬起来:“你等一下,我还没有刷牙。”
  ruby听了,摇着尾巴去卫生间,很快叼着她的刷牙杯走出来。
  纱雾忍不住对他刮目相看:“哇!你真的好聪明。”
  ruby朝她傲娇点头,摇摇尾巴。
  纱雾无奈,起身去刷了牙,换了身衣服。临走时她忘了拿手机,但ruby记得,他叼着拿给她。
  纱雾点开手机,查找通讯录。看到了一个号码,尾号很熟悉,正是穆柏丞的私人号码。
  哎呦,还不错。
  她喜滋滋地把手机塞进口袋,带着ruby出门了。
  纱雾不知道接下来她会有多惨,还以为ruby只是下楼活动一下就足够。结果到了楼下,他撒欢似的就往小区外面跑,纱雾力气不够拉不住他,只能跟着他走,最后成了ruby遛她,生生跑了四公里!到了南山公园。再返回来,她差点儿没断气。
  路上骂了穆柏丞八百遍不止。她不知道路线都是穆柏丞设计好的,要不肯定会去他公司把他大卸八块。
  回到家纱雾把狗绳松开,就奔到客房内,随意冲个凉换了件睡衣,把手机放床头。然后往床上展展地一躺,叁秒之后就睡成了死尸。
  睡梦中突然感到一阵湿软的触碰。
  她迷糊地睁开眼,感觉身下一凉。
  原来不是梦,她撑起身,入眼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在她的腿间拱来拱去。
  纱雾缩紧腿,赶忙坐起身。
  “你……”她迷糊的声音还没说出来,又被那黑乎乎的大家伙一把摁倒。正是ruby。
  “啊!你要做什么……”
  纱雾惊吓地喊出声。伸手去推他绵乎乎地脑袋。
  他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刚跑完一身臭汗回来,那气味可想而知。
  纱雾干呕,推开他,他又扑上来。纱雾累得没力气,一时挣不开他。
  突然腰腹间抵上了一根铁棒。她低头看去,看到那勃起的狗棒,脸马上白了。
  他不会……他不会是想……
  纱雾瞬间被吓醒,看他又去咬她的内裤,她赶快起身,抓起手机往卫生间跑。
  她把门锁住,ruby便在外面一直撞门。卫生间的门锁不是钥匙锁,是那种用硬币就可以别开的简易锁,她从雾面玻璃看到ruby摇着尾巴在门口徘徊几圈,然后离开,不一会儿含着勺子出现,开始撬门锁。
  纱雾一身冷汗,用身体压住门,慌张用手机拨通穆柏丞的号码。
  电话响了3下就接通了。
  “怎么了?”对面响起清冷的声音。
  “ruby他很奇怪……嗯,他一直在舔我。”纱雾紧张地说。
  “可能饿了,你有喂他吗?”穆柏丞很淡定。
  “我溜完他很累,就睡着了。他把我舔醒了,还一直要把我扑倒。”
  对面翻书页的声音一顿。“舔你哪里?”
  “……内裤和胸……”纱雾难堪地说:“他那个部位变得好大,不知道他平时是不是也那么大……总之……他现在要开卫生间的门冲进来了!”
  “他发情了,你呆在里面别出来。等我回去。”
  纱雾崩溃:发情?为什么要对她?バカ——她又不是母狗!
  20分钟后,穆柏丞冲进来。
  一进门就看到纱雾被ruby扑倒在客厅地板上。
  纱雾眼里已经有了泪花,狗正试图脱掉她的内裤,她两手死死按住。
  “ruby——stop!”穆柏丞喝一声。
  ruby一怔,抬头看他愠怒的眼,马上停止。
  纱雾一骨碌儿爬起身,狼狈地躲进了屋内。
  她气喘吁吁地坐在床上,看着自己一身狗毛,突然觉得方才的场景可笑至极,原本在眼眶里的眼泪又缩了回去。
  听到门外穆柏丞训斥ruby:
  “你不可以碰她,她是我的。你懂吗?”
  “她不是琳达,不会跟你玩dirtyplay(羞耻游戏)。”琳达是ruby国外的训犬师。为了让狗听话,她会和狗狗们做不可描述之事。
  “汪汪!”
  “你把她吓哭,i'mpissed!(很不爽),你再这样放肆就回学校!”
  “呜呜……”
  纱雾等了一会儿,听到外面安静下来,才起身去开门。
  穆柏丞坐在沙发上,看到她露出的小脑袋,朝她招手。
  “过来。”
  纱雾走近,穆柏丞伸手拉她,把她抱到腿上。
  “受伤了吗?”他从后搂住她,摆弄着她的身体认真查看。
  纱雾摇头。
  穆柏丞把她的睡裙撩起来,看到她肚子上被ruby抓的红痕,蹙起了眉头。
  他伸手把ruby舔脏的内裤脱下去,扔到了地板上。手随后摸在她的阴阜上。
  “ruby,坐下来看。”他示意不远处垂着脑袋的ruby,故意秀给他看。
  纱雾羞赫地扭头望他,挣扎了一下。
  “柏丞…不要这样……”
  她觉得古怪,为什么要对着一只狗做。
  穆柏丞低头直接去吻她,纱雾嘤咛一声,挣不开他的桎梏只能接受。
  ——————
  这狗从国外带回来的,说点儿英语大家见谅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