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鸽子归巢
    汪曲果然信守承诺,第二日就将一万只鸽子送出了兴化城,交给了谭琳。
    营帐内,谭琳问凌宇:“凌兄弟,本官不解,你要这一万只鸽子干什么?本官看过了,这也不是什么良种,就是普通的信鸽。”
    于大友是个直来直去的豪爽汉子,随口道:“我看凌兄弟是想给咱将士们改善伙食吧?这鸽子烤起来吃,那可是下酒的好菜啊!哈哈!”
    凌宇白了于大友一眼,这人好歹也是福建总兵了,多年不见,怎么还这样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说起这于大友,跟齐元敬、凌宇都是老相识了。当年倭寇作乱浙江,盘踞在一座城池内,戚继光与于大友两军会合前往围攻,但很长时间都没有攻下来。于是朝廷将戚继光、于大友等人全部罢免让其带罪杀敌。好在二人不负众望,一番苦战,终于将倭寇赶走。但事后,于大友觉得自己受了冤枉,口不择言,数次顶撞总督胡忠贤。胡忠贤一怒之下,寻了个由头,将于大友关押狱中。后来还是齐元敬在胡忠贤面前几番说情,胡忠贤才放了他。
    虽说此人性情鲁莽,但凌宇还是挺喜欢这人。见于大友跟自己开玩笑,便有意调侃道:“于总兵,你想吃烤鸽子吗?”
    “怎么?你要给我烤?可以啊!但大战在即,军中不可以饮酒,不然他齐元敬那死脑筋又该在我耳旁唠叨了!”
    齐元敬见于大友矛头指向自己,便将头扭向一边,问凌宇:“兄弟,别搭理他于大友,巡抚大人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呢!为兄也想知道,你到底有何主意?”
    凌宇神秘一笑:“我不是说了吗?今晚给于总兵烤鸽子!众位将军,待会儿大家务必点齐兵马,凌宇将给大家上演一台好戏。”
    是夜,风卷战旗,凌宇揉了揉吹进沙子的眼睛,转头对于大友说:“于总兵,这真是个好天气啊!你那里准备好了吗?”
    “是啊!真是天助我也!这回,咱们痛痛快快请倭寇吃顿好的!凌兄弟,放心吧,按照你的吩咐,我早就准备好了!”
    凌宇转头望向前面的兴化城,淡淡说了一句:“那就开始吧!”
    于大友闻言,拔出佩剑,望天一指,大喊道:“放!”
    话音刚落,一万只着火的鸽子瞬间冲天而起。
    不错,这就是凌宇的计划,正所谓狗不离窝鸟不离巢,凌宇见到火药库附近豢养这么多鸽子,他就在想,如果把鸽子点燃了,待它们飞回巢穴时,是不是就能点燃火药呢?何况还是一万只鸽子,哪怕只有一只飞进去了,也能把倭寇炸得片甲不留。
    果然,只见那一万只鸽子犹如一万只火箭,铺天盖地飞向兴化城方向。此时守在城墙上的是正打算戴罪立功的陈秃子。望着眼前可怕的一幕,饶是习惯战场厮杀的陈秃子,也不由得胆寒。片刻之后,他突然想到什么,对着手下语无伦次道:“水!水!快,快去火药库,灭火,准备灭火!”
    但此刻为时已晚,等倭寇赶到时,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尸体烧焦的臭味,成群结队被烧死的鸽子像火雨一般,扑簌簌掉落在火药库附近,先是房顶的茅草被点燃,接着是房梁,借着风的作用,火越烧越大,不一会儿城中已是一片火海。见此情景,没有谁还敢靠近火药库?终于,在众人的无奈地注视下,火药库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大地甚至都为之一颤。
    陈秃子被炸得满脸黢黑,举起鬼头大刀,不甘地发出一声怒吼:“都随我来,杀了这**诈小人!”
    此时,城外正在焦急等候的谭琳等众人,在听到城内的巨响后,不约而同发出雷鸣般的欢呼。谭琳当即命令,以齐元敬为左军,于大友为右军,自己和龚显率中军,同时向兴化城攻去。霎时间,喊杀声响彻夜空,官军架起云梯,冒着倭寇强大的火力奋不顾身向墙头爬去。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继续上,没有人后退,没有人怕死。反观倭寇那边,因为火药库被炸,此时他们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抵抗意志,不一会儿就把城墙给丢了。
    陈秃子还想着做最后的抗争,恰在这时,心腹来报:“大哥,汪曲、赵隐娘、柴门三不郎他们带着金银财宝和自己的亲信,不知何时全部消失了,城内到处寻不到他们,估计是把我们抛弃了!”
    陈秃子一听,当时就全明白了,这定是汪曲的诡计。怪不得见自己造反,汪曲竟然会如此心胸宽阔,原来早就打算让自己给他垫后。其实,陈秃子只猜对了一半,留下陈秃子不仅是汪曲的计谋,也是赵隐娘的主意。他二人合伙给陈秃子上演了一场壁虎断尾的大戏。
    眼见大势已去,陈秃子收拢为数不多的亲信,颓然道:“弟兄们,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这回是彻底败了,败在汪曲那个背信弃义之人手里,败在齐元敬那**诈小人手里。咱们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了,想活命的,随我陈秃子打开城门,向官军投降,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报仇雪恨!不想活命的,我陈秃子也不拦着。何去何从,你们自己决定吧!”
    见自己老大都有此想法,剩下的倭寇自然也不愿意白白送死,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投降说不定还能谋个活路,当下,一众贼人都表示愿意跟陈秃子开城投降。
    战斗一直持续到天明,此战,除陈秃子等几百人投降外,其他倭寇被官军当场斩杀二千余人,俘虏三千余人,余下一万多人连同汪曲等匪首,竟然凭空消失了。
    其实汪曲并没有凭空消失,早在官军还未攻城时,汪曲就利用软禁陈秃子及一干心腹的时机,将大部分倭寇和金银财宝分批次通过城中暗道秘密转移出了城外。当年,曹攀为了给自己留后路,在城内挖了不少密道,没想到,他当年的胆小之举,如今无意中成全了汪曲等人。
    坐在撤退的战船上,汪曲得意洋洋地望着远处浓烟滚滚的兴化城。对于这群倭寇来说,什么兄弟情义,什么上下一心,只要能有银子、有酒、有肉、有女人,什么都可以抛弃。如今,汪曲赚得盆满钵满,那点武器辎重对他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而陈秃子,难道他不该死吗?
    柴门三不郎这时来到汪曲身边,问道:“汪桑,我们就这么回去了吗?平海卫那里还有我的一些伙伴,你就不管了?”
    汪曲似笑非笑望着柴门三不郎:“柴门君,齐元敬他们拿下兴化城,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的平海卫。如我所料不错,此时陈秃子已经投降了,他可是知道你平海卫的防御部署。怎么样?如果你想去,我不拦着你!”
    “呃……”柴门三不郎犹豫了一下,“我觉得,咱们大半年没有什么收获了,这次好不容易满载而归,干脆还是先回狼牙岛吧。我相信我的武士们,会守住最后的尊严的。”
    “哼!”汪曲冷笑一下,他最看不起这群满口武士尊严的人,那不过是他们欺骗无知者的口号罢了。
    (本章完)

章节目录

靖海平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枉堕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枉堕红尘并收藏靖海平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