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好像并没有产生什么厌恶的情绪……这太奇怪了!最近只要穆梓里给mark发简讯,宁哲就会用相当糟糕的言论来打消穆梓里对mark的爱意,按理说一般人早放弃这段感情了,何况是自尊心本就不低的穆梓里,但现实是穆梓里不仅不放弃,反倒认为mark一定是有难言之隐才故意拒绝他。

    穆梓里对mark的感情越是深厚,宁哲的心里就越是直冒酸水,他这个陪伴穆梓里多年的人,抵不过一个被他虚构出来的人物,想想都觉得心里苦。

    “mark是帮手?”宁哲习惯性的开始往mark身上泼脏水,“他真的会帮忙?我们这次要调查的不是一个普通人,正常人是不会自找麻烦的。”何况mark都决定和穆梓里断了联系……从此以后,穆梓里身边的人只会是他宁哲。

    “你又不是mark,怎么知道他不会帮忙?”穆梓里斜睨着宁哲,满面期待道:“以mark的个性,他一定不愿看到罪犯逍遥法外,至少我是这么确信着。”

    “……”宁哲被穆梓里堵得说不出什么,最后憋着气回道:“我会帮你,你用不着去找别人。”

    “mark不是别人。”穆梓里略有些羞涩的笑了笑,“阿哲,mark他是我喜欢的人。”

    宁哲喉头一哽,连平静的神色都要维持不住,“我……”

    “阿哲你身体没好,腿也不能动,你乖乖在这里养病不要让我担心好不好?”穆梓里不忘补一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要是因为我的原因害你再受伤,我真的会很难受。”

    什么叫挖坑把自己埋了?穆梓里望向他的目光要多真挚有多真挚,宁哲却是恨不得吐出一口血来。去他的好朋友,说好的爱呢!爱呢!呢!

    围观党克鲁夫茨一脸懵逼,他搞不清楚原先曾在他面前秀过恩爱的两个人,为什么几天时间不见就换了个相处模式。宁哲对穆梓里的占有欲有多强,克鲁夫茨见识过,但现在穆梓里口口声声说喜欢另一个人,宁哲居然忍了下来,真是没法理解。不过……这挺有意思,他莫名感到了愉悦。

    在帮克鲁夫茨调查别人之前,穆梓里想先把弗兰克同化好再行动。经过这些天的催眠治疗,弗兰克的同化值顺利提升至了90%,大约再进行几次交谈弗兰克就能重新做人了。

    克鲁夫茨没有闲着,他知道他不能在这家医院随意走动,于是便主动跟在了穆梓里身边。克鲁夫茨没兴趣待在宁哲的病房里,毕竟在没有穆梓里在的情况下,宁哲那张冷峻的面孔上并不会透出什么善意。

    当穆梓里走到弗兰克的病房门前时,看守人员对穆梓里熟稔地打了个招呼,随后满面戒备的盯紧了穆梓里身后的男人。

    “他是我的朋友。”穆梓里本想打发掉克鲁夫茨,可是转念一想,说不定克鲁夫茨能成为催化剂一般的存在,他争取今天就把弗兰克的问题给解决了,“放他进去没问题。”

    这些政府派来的人员在暗中保护了穆梓里很长一段时间,对穆梓里的人品和能力极为信任,因此在短暂的思考过后,同意把克鲁夫茨放进门内。

    门内关着一名罪犯。从看守的人数来看,那名罪犯的罪行应该不轻。克鲁夫茨知道警方不会让他这种普通人去接触罪犯,然而仅凭穆梓里的几句话,他就能陪同穆梓里一同进门,那些人信任着穆梓里,而穆梓里信任着……他。

    “朋友……”克鲁夫茨将这个词语默念了几遍,面色不由柔缓了几分。

    【叮!克鲁夫茨同化值增加5%!】

    穆梓里不解的看了眼克鲁夫茨,有时候他真弄不懂同化值增加的理由。

    弗兰克嘴里哼着轻快的曲调,偶尔侧过头看看摆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在住进医院的这些天里,他的心情由最先的恼怒愤懑逐渐转为放松自在,究其原因,也许是每天他都能见到一个有趣的人。

    房门被打开,弗兰克伸着脑袋看过去,刚想和来人说句话,结果却看到那人的身后多了一个陌生人。

    “你来了啊。”弗兰克的好心情在看到陌生人时瞬间烟消云散,连带着语气都阴阳怪气了起来,“每天都挺准时的嘛。”

    “看样子你的身体比之前好多了。”穆梓里打量着弗兰克,“连脑袋都能动了。”

    “哈哈。”弗兰克笑了两声,但疼痛的伤口随即令他闭上了嘴。

    穆梓里搬了个椅子给克鲁夫茨坐,他自己则熟门熟路的拿起手机准备播放音乐。

    “喂!先别给我放催眠曲。”弗兰克阴冷的目光穿过穆梓里,落在了克鲁夫茨的身上,“这男人是谁?”

    眼前的男人身材健硕,眸光幽深,从见对方的第一眼,弗兰克就下意识的防备起来。

    “心理医生。”穆梓里介绍道:“他会对你的心理进行评估,你有什么想说的都能和他说,心理医生会为你保密。”

    “原来你没阻止我跟过来是想让我帮你做事。”克鲁夫茨对着穆梓里打趣道:“请我看诊是要收费的。”

    “克鲁夫茨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我不需要心理医生。”弗兰克冷冷的打断了穆梓里的话,他张开嘴,露出一口白牙,“除非他是你送给我的食物,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弗兰克,你应该知道我每天是在催眠你吧。”穆梓里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一是他做不到在不知不觉中催眠别人,二是他催眠的方式太明显了,三是穆梓里没强制命令弗兰克忘记催眠过程中发生的事。弗兰克不是傻瓜,早看出了他的举动有问题。

    弗兰克点了下头,第一次是他没注意,恍恍惚惚就被催眠了,后来第二次、第三次,每次穆梓里和他聊天时都要放一段音乐,给他说一段催眠的引导词,他怎么可能没发现穆梓里是要催眠他。他不在意这些,反正他知道自己后来是清醒的,加上和穆梓里的相处的确很愉快,但是这不代表他要接受另一个心理医生来给他“治病”!

    “你对于人血的渴求很不正常,这种精神层面的问题必须要心理治疗才有效果。”穆梓里抬起手指了指克鲁夫茨,“他和我不同,是专业的,我的半吊子催眠术是向他学的,有他在对治愈你有很大帮助。”

    “我说了我不需要!”弗兰克恼火地瞪着穆梓里,“我的小羊羔,你不要惹我生气!”

    克鲁夫茨皱着眉问道:“莫尔,你想治疗他?”

    “没错。”穆梓里认真的说道:“克鲁夫茨,弗兰克他只是思想和常人不同,他以为他靠喝血才能活下去,以为自己血管中的血液都凝固了,所

章节目录

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羊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羊崽并收藏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