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导?我不做。”
    杨乾很果决的摇头,“阁下若有意出手拯救天下苍生,我虽然变成了鬼,但也愿尽绵薄之力,不然,此身已死,此心也死,我哪也不去。”
    这居然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过也可能别有居心。
    李肆哑然,“拯救天下苍生?我不做。阁下若有意请我出手拯救天下苍生,请问代价几何?”
    听到李肆这略带调侃的回复,杨乾微微一愣,张了张嘴,“我,我付不出可以拯救天下苍生的代价,但还请阁下拯救宁会县,这个代价我还能给的,我这坟茔里所有的陪葬之物,都愿送给阁下。”
    这家伙还当真了。
    李肆想了想,便问,“宁会县出了什么问题?我看你下葬的时候,送葬者将近千人,如此风光,可不像是有事儿的样子。”
    “并非如此啊阁下,自五年前圣神武大帝驾崩,这南州府就落入知州司马家族之手,但司马家族毕竟还算是本乡本土,虽然形成事实割据,却也着实做了一些有利民生的手段,可这天下,早已经不是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的时候了,而是犹如漩涡,自三年前起,南州府司马家族就与其他三个接壤的诸侯纷争不断,战火连绵。”
    “短短两三年间,南州府阵亡士兵超过二十万,因为战争消耗极大,百姓头上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谈何休养生息。我身为宁会县主簿,日夜忙碌,尽力周旋军需粮草,最终还是给活活累死,我死不足惜,但宁会县数十万百姓要何去何从?”
    “司马家的大军此时正在宁会县以北与诸侯周家的大军决战,若是后勤出错,很容易一溃千里,届时宁会县就要直面如狼似虎的诸侯大军,阁下若有神通,请助我完成大军粮草的准备调度,无论如何,前线大军都不能输啊。”
    李肆听明白了,可这家伙实在把历史老贼的本领想得太厉害了,他现在连大一些城镇都不敢靠近,如何有这个本领?
    “且先给我看看你的陪葬。”
    李肆换了种拒绝方式,接下来他只需要说你的陪葬太差劲,请不动我即可,嗯,脸面还是要的。
    那杨乾却信以为真,大喜道:“阁下,请随我来。”
    话音一落,他就钻进坟茔之中,李肆尝试了一下,居然也钻进去了,瞬时间,就觉眼前景色一变,居然是一处三进的院落,门前有两个巨大的石狮子,瞪得他后背直冒凉气。
    不过杨乾就站在旁边,李肆看了他一眼,紧随身后,走进这院落,路过石狮子的时候,真是汗毛倒竖,这若是没有杨乾相随,他怕是都进不来,好家伙。
    进入这院中,就见有许多侍女仆人,与活人无异,家中楼阁亭台,家具装饰,无不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但这些没用。
    等杨乾领着李肆进入了最后一进院子,那房子屋檐上的一个牌匾忽然金光大放,甚至让李肆有一种小命不保的危机感。
    他当即站住,
    “这是何物?”
    杨乾抬头,解释道:“这应该是我杨氏的接引族谱,上面写着我杨氏历代先祖的名字,意为死者可以沿着接引族谱寻找到先祖族人。我方才便是因这接引族谱醒来,只是,我走遍了杨氏祖坟,也没看到一个先祖。”
    听到此话,李肆眯了眯眼睛,“此物可作为代价之一,若我所料不差,你杨氏先祖,应有一部分在其中,就不知你是否愿意了。”
    “什么?”
    杨乾震惊,然后一脸纠结,卖掉老祖宗,然后去拯救宁会县,这听起来不划算啊。
    “阁下,我还有其余陪葬品……”
    “也好。”李肆点头,随着杨乾继续走进最后一进房间,这里就金光闪闪了,金银珠宝等陪葬品极多,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杨乾生前喜爱之物。
    李肆漫不经心的挨个查看,心中却在权衡,这些金银他不能取用,但上面附着的另一种东西却相当不错。
    很快,他查看完所有陪葬品,便道:“这些仍旧不足够,你若不想以接引族谱来换,就带我去你杨氏先祖坟茔中一观。”
    杨乾闻言,一脸为难,“阁下,这就过分了吧。”
    李肆冷笑,“过分吗?你既然心怀宁会县百姓,就自去解救,求我作甚,我要出手,必须有足够代价,你这也不给,那也不给,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
    杨乾脸色难看,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这样吧,我只取一样,如何?”李肆做了退让,如果杨乾还不同意,他会动手抢夺,没办法,因为杨家祖坟中,还真的有宝贝。
    而对他来讲的宝贝,可就不是常规宝贝,而是蕴含着大夏国运的东西。
    “只一件?”
    “对,我就取一件。”
    “不能取接引族谱。”
    “不取。”
    “好,希望阁下信守承诺。”杨乾一跺脚,终于同意了,有他前头带路,李肆随后相随,一路安全,否则,这些墓中的种种杀机就不是他能解决的。
    因为杨乾祖上,可是真的阔过,不是武修士,就是文修士,这其中甚至有很多还在生效的神通机关,当然,这些都是针对盗墓贼的。
    李肆不是盗墓贼,也没有身体,又有杨乾带路,所以才能畅通无阻。
    一口气走了十七座大墓,李肆果真一样不取,但此间的阴气却被他搜刮一空。
    待到了第十八座大墓,也就是杨乾祖上最牛逼的一位,生前修为达到了四品文修士,活了快五百年,死于一千二百年前。
    在此处,杨乾身为后代子孙,一进来就被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妄动,他以为是祖先生气了,但李肆却看到了问题所在。
    一道大夏仙国的圣旨!
    上面附有大夏仙国的国运,这才是一切的源头。
    那杨氏族人的所谓接引族谱,其实就是接引死去族人前往这圣旨之中,这不是普通人布置出来的,杨乾的这位祖先在一千二百年前,就给他和他的后代子孙谋划好了未来。
    一旦现世变历史,杨氏祖先就能立刻凭借这道圣旨复活,但不是僵尸的那种复活,而是成为历史老贼,凭借杨家的底蕴,做个一流的历史名人不太可能,但跻身二流历史名人绝对没问题。
    譬如董大,譬如汪伦,譬如元二。
    只能说这是个很聪明的老家伙,他的部署也基本不会有差错。
    可惜他的子孙居然想以一己之力对抗时代变迁的大势,螳臂当车都没有这样的勇气。
    “我不取你杨家之物,但这道大夏仙国的圣旨,我要了。”
    李肆取下纸甲,丢下包裹,顶着莫大的压力大步上前。
    那圣旨中所蕴含的大夏国运在这一刻大放光芒,瞬间刺穿李肆那虚无的身体,然后光芒一卷,就将他卷入那圣旨之中。
    若是这在别处,李肆的行为相当于自投罗网。
    他为什么要避开城镇,官道,就是因为这类国运对他的克制无穷大,毫无还手之力就给缴械了。
    但这座杨家古墓里的圣旨却是最安全不过,因为这本就是杨家先祖给给后代子孙准备的。
    可李肆作为历史老贼,只要进入圣旨之中,那优势可就太大了。

章节目录

开局一枚建城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懒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鸟并收藏开局一枚建城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