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前一後的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材高大健硕,五官深刻,眼神中却带著一丝霸道。

    “你……是你……”陈言怎麽会忘了这个男人,这就是几个月前弓虽.暴他的23号啊!

    “看来你还记得我?”男人笑了笑,笑容中带著一丝残虐的气息。

    陈言看到对方的笑容,心里一阵发寒。自己当初也不知道吃错了什麽药,居然会觉得他憨厚老实。

    “记得你有什麽用?别忘了是我把他调教成小淫娃的。”之前被23号挡住的人,缓缓走到床边,开口说道。

    见到第二个人时,陈言瞬间受到了惊吓,他蜷起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脑海里都是被对方淫虐的记忆,电击,灌肠,高潮惩罚。

    “你的调教把他吓坏了!”高大的男子看著发抖的陈言,声音有些冷。

    “哦?真的吓坏了?”小秦说著,将手伸进被子,抓住陈言湿漉漉的性器玩弄了几下,然後笑著将沾满粘液的手掌,摊在23号眼前说到,“可是他却背著我们玩弄自己银荡的身体……瞧瞧……里面全都搞湿了呢。”

    23号看了看陈言,然後一把掀掉被子,就见到陈言腿间一片粘腻,而被子上也沾湿了一块。

    23号脸色更加难看,他冲上床,按住陈言想要遮挡下体的双手,然後强行挤进陈言的两腿间。

    对方一只手就能将自己的双手拉到头顶,并死死箍住,这样的力气让陈言害怕。而对方把身体挤进自己双腿间,让自己两腿无法闭合,以至於整个性器都暴露在对方冰冷的视线之中,更是让陈言止不住的打颤。

    但最可怕的是,对方竟然用手捏住了陈言的性器,揉捏的同时也在慢慢加大力气。

    “呜……求求你……不要……我……我不是有意的……呜……”陈言害怕极了,他觉得,男人是要将他的性器捏碎。作家的话:我果然还是写不出强受……就让他弱著吧……otz

    3

    “呜……求求你……不要……我……我不是有意的……呜……”陈言害怕极了,他觉得,男人是要将他的性器捏碎。

    不过男人并没有真的下狠手,他只是让陈言疼痛了一会儿,就放开手掌,随即摸到陈言的後穴,握住那根插入陈言体内的巨棒,开始菗揷搅动。

    “唔啊……嗯……嗯啊……不啊……要尿……尿出来……嗯啊……”陈言只觉得强烈的快感从後穴里翻涌而至,尤其在擦过某一点的时候,他的整个肠壁都控制不住的痉挛。而一波又一波的尿意不断袭击著他的感官,每次都让陈言觉得,有股液体从性器里溢了出来。

    “看来你的身体被我弟弟调教的很成功啊……”23号看著陈言性器吐出一股股清亮的前列腺液,那液体多的居然像是失禁了一般。

    “啊……嗯……不要……嗯啊……坏了……坏掉了……啊……嗯啊……”陈言在极端的感觉里,误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玩的无法自理,所以漏出尿液。

    他心里既害怕,又羞耻。可身体却因为失禁的耻辱变得更加兴奋。

    “哦?哪里坏了?你说说?”男人恶趣味的问著,手里的动作也更迅猛,更精准的刺激著陈言体内的那一点。

    “不啊……啊呜……憋啊……憋不住啊……嗯啊……尿啊……尿了……嗯啊……呜呜……”陈言说著,哭了起来,一个大男人居然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可怜。

    “没坏……没坏……出来的都不是尿,是你太舒服了,所以流出了好多淫液。”男人忽然温柔起来,也不再搅动陈言的後穴。

    他对著陈言微笑著,用手指抹了点陈言性器上的液体,伸到陈言嘴边说道“尝尝,是你自己的淫液……不是尿……”

    陈言也不知是怎麽了,望著男人的笑容,居然鬼使神差的用舌头添干净了男人手指上的液体。

    “真乖……不过就算尿出来了,也没关系,我就是喜欢你被我操到尿液横流。因为你受不了刺激然後失禁的模样特别可爱。”男人说著,摸了摸陈言的脸颊。

    “真的?”陈言像是被催眠了一样,男人说出这番低俗残忍的话,竟能让陈言从内心深处感觉到安慰。

    “当然……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小奴隶,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让你体会到什麽是欲仙欲死。不过,你要是不听话,我也会惩罚你,让你知道什麽是生不如死。”

    “我……我会听话……”陈言浑身一颤,赶紧乖巧的说。

    男人得到答复满意极了,他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笑的很是自负。

    “哼……你真奸诈……居然干扰他的精神。”弟弟不服气的瞪眼。

    “技不如人,哪来的借口。我赢了,我先玩,你老实等下周吧。”哥哥说著将弟弟推出房间。

    4

    男人关好门,又回到床边,对著陈言说“过来,给我脱衣服!”

    陈言慢慢爬起来,刚挪了一下腿,後穴的东西就刺激到敏感点。

    “嗯啊……”他不由惊呼,浑身一酥,又跌回床上。

    男人也不说话,就静静站在原地,看著陈言。

    陈言被男人盯的有些害怕,不得已,又一次挣扎著想要起身,结果再次失败。

    反反复复尝试了好几次後,陈言浑身都软的没有了力气,而他的性器又开始滴滴答答的往外淌水了。

    他可怜巴巴的望著床边的男人,眼神中似乎带著乞求,可是对方却无动於衷。

    陈言只好加紧臀部,用手臂支撑著整个身体,一点一点的朝对方爬了过去。

    他的下体贴著床单,爬行的过程中,在床单上留下斑斑水渍。

    陈言好不容易爬到男人身边,他一只手支著身体,一只手颤抖开始解对方的皮带,然後是裤子拉链。

    外裤滑落到脚边後,男人鼓励似的摸了摸陈言的头顶。

    陈言又开始拉男人的内裤,不过男人的内裤是紧身的,他拉下一边,再去拉另一边的时候,这边又卷了回去。

    陈言支撑身体的手已经开始酸软,他渐渐有些急了,眼眶红红的。

    男人又摸了摸陈言的头顶,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到“乖宝宝,现在是不是该好好想想,要怎麽做才对啊……”

    陈言盯著男人的内裤,愣愣的想了一会,忽然往男人跟前又爬了爬,然後把嘴凑到内裤的边沿,用牙齿咬住。手扯著内裤的另一端,同时慢慢往下拉。

    内裤被扯下来的同时,男人腿间那大到不可思议的东西也弹了出来,拍在了陈言的脸上。

    “唔……”陈言看著那个勃起的巨物,吓得直躲。

    男人却扶起自己的孽根,对陈言微笑著说“不要怕……过来舔舔……你要和它培养一下感情,这样它才会让你舒服……不然万一它不高兴了

章节目录

捡肥皂+小木马+小奴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重口小侯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口小侯爷并收藏捡肥皂+小木马+小奴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