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0章 番外秦箬VS刘敏 33
    刘敏把秦箬的事情瞒的密不透风,郑夫人见收拾了秦箬,秦家那边也没什么动静,就想去宫里告诉郑宁月一声。
    那日皇上只是一时兴起,才会带秦家那位已婚的妇人进宫罢了。
    现在那妇人已经脏了身子,皇上肯定不会在惦记了。
    只是郑夫人给宫里递了帖子,等了半天收到的回复是郑妃最近身子不舒服,不想见郑夫人。
    郑夫人刚开始只以为郑月宁这是因为怀了孩子,身子娇气,又耍脾气也没当回事。
    此事过了没多长时间,郑家在京城的几处铺子突然接二连三的出事,其中一间比较赚钱的银楼更是直接被人给砸了。
    郑夫人就感觉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她派人一查知道是秦家在背后找郑家的晦气,气的差点没原地爆炸。
    “侯爷,秦家也太不把我们南平侯府当回事了,竟然公然跟我们作对抢我们家的买卖。”
    郑夫人心急火燎的来找郑侯爷,希望郑侯爷能想办法狠狠打压一下秦家嚣张的气焰。
    郑侯爷被郑夫人说的一头雾水,他问道,“好端端的秦家为什么针对我们?”
    “谁知道,总不会是为了秦家那个妇人出头吧。”郑夫人随口说道。
    “什么妇人?”郑侯爷心中一惊。
    原来郑妃和郑夫人一起算计秦箬的事情,郑侯爷根本不知道。
    两人感觉这是后宅事,不跟郑侯爷说也是无妨的。
    平日里郑夫人手里也是有几个人的,她直接就把人派去掳了秦箬。
    一来是郑嫣然那事她一直咽不下这口气,二来也是害怕刘敏真的看上秦家那个妇人。
    其实郑夫人是见过秦箬的,也知道她是秦子念的女儿。
    可偏偏在此事上她轻轻看了秦箬,根本不屑去看秦箬。
    郑侯爷听郑夫人把秦箬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她继续说道,“秦家难道还会为族里一个妇人跟我们郑家交恶吗?”
    “夫人,你糊涂啊。”郑侯爷心中恨的厉害,他夫人平日里那么聪慧的一个人,怎么就做出这么愚笨的事情来。
    “侯爷,我不就是惩治了一个妇人吗?”郑夫人不服气的说道。
    以前她又不是惩治过对她不敬的妇人,那一个不是闭嘴挨着,怎么到了秦家这里就不行了,她又没动秦家嫡系的人。
    “夫人,难道没听说过秦家人最是护短吗?你如此惩治秦家妇,以秦九那性子可不得找我们麻烦。”
    此刻郑侯爷还没往深里想,只以为秦九护短这才找郑家麻烦。
    可随着时间推移,秦家以惊人的速度吞并郑家产业,最后甚至动了郑家族产,郑侯爷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可这个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刘敏在宫中给悦嫔一个假象,让她以为刘敏更加宠爱郑宁月,更期待她的孩子,这让悦嫔直接慌了神了,赶紧和镇北侯商量怎么除去郑妃。
    就在这个时候,秦家又一直跟郑家作对,镇北侯赶紧直接看到了时机,在郑家焦头烂额的时候,他把自己搜集到关于郑侯爷的罪证,全都送到了刘敏跟前。
    镇北后咬了郑侯爷一口,郑侯爷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他当即做出反击。
    只可惜刘敏想要郑家人的性命,注定郑家翻不了身。
    等到了腊月,郑家抄家的圣旨终于落到了郑侯爷的手里。
    南平侯这边看到郑家被抄家,自然是高兴的不行,郑妃已经被贬为庶人,在也没能力跟南平侯府争。
    可惜南平侯早已经在刘敏的算计中,第二天开春没多久,南平侯府养私兵,擅自减少士兵的军饷和抚慰金等事爆了出来。
    随后朝堂上有好几位军中的将军站出来检举南平侯。
    如此一闹,南平侯府也没了。
    自此刘敏把所有外放的军权全都收回。
    前朝这才刚刚稳定,就有言官说刘敏子嗣单薄,想让刘敏选秀,重新选一些贵女进宫,早日为皇室开枝散叶。
    刘敏坐在龙椅上唇角微微上翘,不疾不徐的说道,“朕有件事一直没跟众爱卿说,珍妃在清泉山庄休养,给朕生了一对龙凤胎,这几年他们一直陪在珍妃跟前,也没回宫。”
    “今年朕看珍妃身子骨比以前好了不少,就准备接珍妃回宫,至于给后宫添嫔妃的事,此事就不要在提了。”
    朝中大臣听刘敏如此说,全都震惊的不行。
    所有人都以为珍妃被打入冷宫了。
    谁能想到五年之后,珍妃竟然还能再次回到宫里。
    而且刘敏亲自提要接珍妃回宫,看来以后这后宫里怕是珍妃一家独大了。
    一时间朝堂中的各位大人各怀鬼胎,以前和秦家交好的,感觉更应该跟秦家多走动走动。
    以前那些自从秦荣煊辞官之后,就跟秦家疏远,甚至瞧不上秦家的,心里快速盘算着,要不要现在就跟秦家走动起来。
    万一珍妃的儿子以后当了皇帝,秦家可就真发达了。
    秦箬自从和刘敏真心和好之后,并没主动要求要回宫里,也不提宫里的事。
    她感觉自己能守着两个孩子,刘敏经常往她这边院子里走动,她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那些权势荣华,似乎在她这里并没有那么重要。
    一日刘敏下了早朝就过来找秦箬,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凑到秦箬书桌旁,问道,“小箬,这是在画什么?”
    “一副头面,给乐琪的。”秦箬看了刘敏一眼,手里的笔却没停下来的意思。
    “乐琪有你这么痛她的娘,真是幸福。”
    “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我不求乐琪以后能有什么大作为,只要她能开开心心过一辈子,我这个当娘的就满足了。”秦箬说道。
    两人说起孩子的事情来,总有说不完的话。
    过了好半天,刘敏才跟秦箬说起想让她进宫的事情来。
    “小箬,现在前朝后宫都已经极为稳妥,我想接你和孩子回宫,给你们名分。”刘敏说道。
    秦箬朝刘敏眨眨眼,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却并没多说什么。
    刘敏心中忐忑,难道秦箬不想回宫?

章节目录

农门悍妻:夫君好磨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落雪梅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梅林并收藏农门悍妻:夫君好磨人最新章节